分类
未分类

mebruhtoo.20.06.19

这几天发现那个gamergate婊子zoe quinn,不对,按照我对恶俗人物的称呼,应该叫做Chelsea “chan”,不仅没有死,而且在现在这个后真相时代活得更加滋润了;本来我是不想提及它的,更不想写这个玩意挂婊它,但半年前这个婊子居然还便乘了一次metoo运动,无端指责另外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性侵过它,导致后者直接自杀🙃我猜测chelsea chan一开始只是想玩玩metoo,反正metoo小将的智商连它的tan90°的游戏开发水平都不如,但没想到玩出人命了;当然我们也可以无端猜测chelsea chan就是想谋杀这位独立游戏开发者(因为独立游戏圈子里的人脾气都超大,这个婊子尽管只做过迫真游戏但长期在里面混难免沾染上点东西,搞不好他曾经在某个私密场所讽刺过那个婊子,就像我讽刺过stacy chan一样),然后借了metoo的刀🙃

但无论如何在闹出人命后我们的独立(迫真)游戏界公交车kawaii chelsea chan居然怂到第十次甚至第九次迫真退圈了,连twitter都删了,我们也没有机会观摩chelsea chan是怎么陷害别人的然后迫真模仿犯罪了,和stacy chan有得一拼,果然恶俗人士的恶俗之处都是相似的,高雅人士各有各的高雅之处🤔我都想写一个stacy=chelsea说了🤔

好吧,stacy=chelsea说:

  • stacy chan无端陷害jennie parker到社会死亡,chelsea chan无端陷害alec holowka到社会死亡和真的死亡;
  • 被人揭露真相后stacy chan像个婊子一样到处埋怨和甩锅,并指责别人出道怹;很不幸的是chelsea chan不仅真的是个婊子,连甩锅的姿势都和stacy chan一毛一样,这两个人间之屑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兄妹
  • 甚至stacy chan迫真退圈的姿势都和chelsea chan非常像,stacy chan一边声称退圈一边派出十万甚至九万个间谍视奸unterganger社区,并有raymond chan这样的舔狗帮怹做垂帘听政的网络太上皇;至于chelsea chan,可能迫真退圈了十次甚至九次了吧,但仍然高强度视奸和脑控独立(迫真)游戏社区(值得一提的是迫真退圈之后chelsea chan尽管天天抱怨internet trolls搞得它没法做游戏了,但它真的不需要做游戏了,反正它压根就不会做游戏,正常人不应该是“感谢(迫真)internet trolls让我不用做游戏就能疯狂收割舔狗的韭菜吗”),再说了,chelsea chan的舔狗可比stacy chan多多了,从reddit到4chan到处都是chelsea卫兵,只要你敢说chelsea chan不好就会被删帖封号甚至被出道+迫害,如果stacy chan只是网络太上皇的话,chelsea chan可是名副其实的网络皇帝

但说实话很久以前游戏界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大约2000年就开始使用pc了,现在我经常怀念以前玩游戏的时光🙃那时尽管网络慢的1b,无论什么游戏都需要用光碟传输,而我也以有200GB的各种游戏合集为荣,但那时至少没有什么gamergate婊子这种东西,也不会有人不玩游戏了专门和游戏媒体的编辑上床,更没有所谓的“独立游戏”这种玩意,而此时的chelsea chan也只在altporn网站上拍些裸照,猛一看只是个嬉皮士,鬼知道若干年后这个婊子会变成网络皇帝

flash minigames

哦不,我们这些2000年就在用pc的遗老才不会用独立游戏这种冠冕堂皇的词,我们只会用小游戏称呼它们🤔我玩过大量90年代的pc小游戏,当然那时候游戏都很小,至于21世纪的前十年,那时游戏引擎这种东西还不是小游戏可以用的,那时小游戏最喜欢用的东西其实是flash,尽管flash在10年代迅速被橄榄,但在第一个十年还是挺流行的🤔当然flash动画也是当时挺有意思的一个流行元素,比如我的某个大学老师经常在课间放它们,我猜测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和我上小学的时候一样喜欢这些玩意吧,因为他放的片子我都看过🤔

flash的脚本语言actionscript,至少它的二代主要是用来控制flash动画播放的语言,按照现代人的观念不是那么很适合做游戏,尽管如此flash上面也做出了十万甚至九万个游戏,它的遗产一直延续到了智能机时代(那个时候actionscript3的面向对象功能也被开发出来了,你完全可以抛弃关键帧等坑爹玩意用写现代游戏的写法写一个flash版愤怒的小鸟),早期的手游基本上是某个flash游戏的触屏适配版,直到几年后flash彻底被抛弃,而它们也变成了附带迫真游戏功能的抽奖机;但flash游戏的另一项遗产却没有留下来,那就是古人真的只做游戏,不一天到晚瞎逼逼,哪怕逼逼也只是在游戏里逼逼(比如我学会flash反编译后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一个黑屁魔改游戏,但现在我找不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哪个flash游戏网站的作者或者编辑突然哪天开始大谈什么性别政治,绝大多数人会认为他是神经病

flash满足我们当今大谈特谈的诸如独立游戏精神和敏捷开发等一切优点,而且尽管前十年steam几乎只是valve下载自家游戏的平台(我记得有那么些游戏好像06年还是07年就上steam了,但仍然是大游戏),但flash小游戏仍然可以通过挂广告赚钱,所以flash游戏开发者尽管不是什么正经工作,至少是像现在的独立游戏开发者那样正经(迫真)的工作,但还算个可以做的事情;全职很难但作为个人兴趣还是可以有的🤔但无论如何,我反正不记得flash游戏开发者是什么值得一提的身份,更没有什么这种身份的人组成一个圈子然后天天内部清洗之类的

bruhdependent games

到10年代什么都变了,游戏开发逐渐成了一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情,而unity等游戏引擎也开始免费向小型团队提供了,使得哪怕个人开发者也能搞出3d小游戏,当然也许在小游戏和大游戏中间还可以插入其他级别的游戏,比如中等制作啥的;但哪怕如此,现在想做个游戏需要付出的努力仍然比flash时代大很多,而且甚至分发游戏都变得比以前困难得多,flash时代也许就和写博客一样容易,但到引擎时代需要上steam这样的游戏平台,还要找发行商什么的,所以独立游戏真的独立吗?独立个锤子,论独立性连flash都不如,反而是那些搞sonic 06重制的作者才配得上独立游戏作者的名字,他们只做游戏然后往google drive上一扔,反正sonic系列版权在sega手里,他们也上不了steam🤔

既然这群废物独立不起来,而他们做的其实是dependent games,那么他们不可避免地会组成一个抱团取暖的圈子,而且这个圈子也和其他的10年代欧美文化圈一样,沾染上了白左气息🤔而且由于他们天天打游戏,就像在批站坦克面前疯狂跪舔的批小将一样连个批都没透过几回,又没有觉悟自己解决,所以像anita chan还有chelsea chan这样的机会主义婊子能在dependent游戏圈子里疯狂收割拳师和处男韭菜的妈,anita chan自然只是个做黑屁视频的乐子人,但chelsea chan连flash游戏的开发能力都不见得有,却能靠着批成了dependent游戏圈子的座上宾,还能用批来迫害其他dependent游戏开发者,利用他们不得不依赖一个圈子才能做事的弱点想让他们干什么就让他们干什么,完全一幅网络皇帝的做派🙃

当然如果晋表帝司马chelsea骑着dependent游戏处男开发者的脸,那也只是dependent游戏开发者抛弃独立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而已,但如果chelsea chan开始嫌dependent游戏圈子的内部清洗不够刺激,开始玩metoo了,我觉得实在是有点过分了,能做小型游戏的开发者多多少少有点精神问题,我不清楚在美国法律里利用精神障碍患者的弱点使其自杀算什么类型的杀人罪,但直觉告诉我这不对劲🙃

也许有人想把这个例子和toilet chan的例子相比,但我觉得toilet chan在迫真性骚扰那个小萝莉的过程中完全不知道对方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就像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挑选文爱对象一样,所以我排除toilet chan谋杀对方的主观故意性;但chelsea chan可不一样了,有十万甚至九万条证据表明chelsea chan就是想谋杀对方,并精心策划如何便乘metoo,而且在对方死亡后抹除了所有证据

所以现在这个司马的metoo运动必须要被橄榄,这样哪怕我们不顺便橄榄chelsea chan这样的婊子,也至少能大幅度降低其危害性,使其更像个乐子而非危险

mebruh

metoo运动的问题在于哪里?metoo运动的问题在于其狂热信徒完全罔顾一切事实和证据,只要能够让它们相信一个男性有迫真性侵罪行,它们会把这个人迫害至死,不管他无辜与否;而讽刺的是metoo运动完全没有像真正的警察一样抓到过真正的性侵犯,而警察都搞不定的炼铜术士高官(甚至包括某英国王子,但我们仍然缺乏关键证据,这个估计只有他本人知道了)这些metoo废物也橄榄不了,但metoo运动却制造了十万甚至九万的冤魂🙃

这些无辜的倒霉鬼总结一下,他们都死于完全缺失的社会支持,但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出于某种原因都处在metoo小将及其同情者的层层包围之中,或者他们本身就是metoo小将,他们的社交圈子居然没有什么正常人(顺便一提的是,美国的政治极化是极其严重的,严重到你别想同时有蓝色和红色的朋友,更别说使自己的社交圈子多样化了),能得到任何社会支持就™见鬼了,比如chelsea chan去年刚谋杀的Alec Holowka,他的同事上司还有发行公司全都是metoo小将,连他姐姐都是metoo小将,因为他本来就泡在dependent游戏圈子这个白左大染缸里,等他被chelsea chan用twitter暗示的方式迫害,就完全没有一个人出来支持他🙃可以说他的dependent游戏事业完全被毁得一干二净了🙃而且和chelsea chan这个只会做html消费抑郁症患者(然后顺便逼死一个真·抑郁症患者)的废物不同,Alec Holowka是真的有才华的,像他这样的人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是个达芬奇,想象达芬奇的死因是被人诬陷性侵婊子从而自杀,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但无论是大游戏还是小游戏事业其实都不容易,大游戏需要钱,大量的钱,小游戏需要社会支持,需要圈子,每个都有操蛋之处;但钱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反而dependent游戏圈子的社会支持,实在是脆弱的1b,一句黑屁twitter就能完全摧毁一个才华横溢的游戏开发者;相较之下还是做sonic 06重制的开发者更加轻松,反正他不准备拿这玩意赚钱或者谋生,讽刺的是自我身份认同是独立游戏开发者的人完全没法独立,反倒是从来不说自己是在做独立游戏的人真正做出了独立的游戏,无论它是现代版的sonic 06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metoo小将几乎只有在清洗自己人时水平比文革小将还要高,但在对付他们真正的敌人时水到我非常怀疑什么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当然还是用我在分析toilet problem时使用的观点,指望用现代主义的方式反对metoo运动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因为如果反对metoo有效果的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人们能够理性地看待很多事情的话,这种无中生有的诽谤就压根不会发生,就不会有人因此而死,也许真正的性侵罪犯确实被扔进了监狱,但他们八成也不至于死,更别说metoo运动没有成功谋杀过一个罪犯;再说了metoo运动本身就是现代人抛弃了现代性的结果,就像toilet chan对西方世界的复仇那样,本身就是后现代性的产物

所以想橄榄metoo运动必须使用比它还要后现代十万甚至九万倍的手段,在我看来,就像dmca或者content id这种死🐴玩意一样,metoo也应该被abused到死,比如在暗网的hitman网站上发个帖子,什么“只需要5000美元就可以脑控metoo小将将指定目标陷害到死,我们可以准备诽谤对方的所有迫真性侵指控材料,保证大脑降级的metoo小将看不出任何异常,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只有批好使(迫真)的婊子都能做到合法杀人所以你也可以”之类的,然后暗网有没有人买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联系迫真媒体将其捅到明网上,然后吸引更正经的媒体放大它,搞的新闻越大越好,只要新闻足够大,我觉得会有更多metoo小将意识到他们参加的“神圣事业”的荒诞本质(连暗网杀手都能借他们的刀免费合法杀人),然后选择大脑升级,该干嘛干嘛🤔

至于剩下的顽固分子,我觉得我们可以真的制造迫真材料诽谤某些人性侵,比如trump或者知名altright人士或者antifa名单上的每个人,美国两院的每个议员之类的,如果还嫌不够可以把那些蓝州的州议会也迫害一遍(红州就算了,我估计他们压根就不鸟metoo小将),到最后搞得几乎所有人都性侵过所有婊子,甚至不止一次(迫真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对metoo小将制造信息过载,他们并不会因此大脑升级而变成理性的现代人,而是大脑继续降级到完全不知道该迫害谁该挺谁的混乱状态,接下来我不清楚他们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因为混乱过度而去精神病院或者寻求心理治疗,或者真的因为扬言橄榄所有议员这种迫真恐怖主义行径而吃赵弹,但他们至少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了🤔

ps. 如何快速记忆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又臭又长的名字?

Chelsea=车(当然是独立(迫真)游戏界公交车的车咯)+ls(就是linux里的那个ls)+ea(为什么ea是美国最烂的游戏公司?因为ubisoft是法国的,atlus是日本的,腾讯是晋国的

Van就是gachimuchi里的那个Van Darkholme的Van,I am hired for people to fulfill their fantasies, their deep dark fantasies

Valkenburg=vulkan(rpcs3和其他一些游戏用的图形api,然后将a变成e用来纪念ae在出道chelaea chan中做出的贡献,这个ae不是after effects的意思,而是encyclopedia dramatica最喜欢的自称,来自于encyclopedia这个单词的另一种拼法encyclopaedia,就像pedophilla也可以拼成paedophilla一样;对了,还要用a来替换u,因为chelsea chan的批可能是镶金的)+burg

how to chelseagang

好了,chelsea chan这个婊子又想靠日批上位又想做独立(迫真)游戏界网络皇帝又想便乘性别政治和metoo等恶俗玩意,又想隐藏自己的真名,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们应该尽可能记住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名字并大肆出道它🤔比如搞到全套信息注册黑屁域名主动whois出道,玩儿gta online的时候用spoof nickname功能改成这个婊子的名字啥的然后疯狂开挂杀其他玩家,或者善用群发消息功能刷屏chelsea chan的光辉事迹啥的🤔对了,其实就像我无意之中leagang时做的事情一样,在白左婊子(无论性别)名字后面加上chan本身就足以让它们气得像元首一样大叫了(手动wiebitte

当然其实你也可以30甚至25买个epic版gta5帐号然后捏一个chelsea chan出来,然后1级时就用最高调的方式开挂杀人,如果你喜欢你还可以一直保持1级(一般来说r*废物橄榄外挂的效率如此之低,你可以高调一整个月都没啥问题,但估计半个月之后你就会厌烦这种迫真行为艺术),当然gta online里面没有彩虹色的头发,但却有眼镜,大量的眼镜,说不定有chelsea chan同款眼镜和至少在它的某个裸照里用到的同款发型(草;你还可以善用外挂的强制模型动画功能性侵其他玩家的人物模型,毕竟chelsea chan据说也性侵过别人,而且靠其独立(迫真)游戏圈子里的大量舔狗把这事压下去了🤔这个婊子自己就是个sex offender,有脸说别人性侵它可真的太奶牛啤酒了🙃我看美国的执法部门在抓真正的罪犯和保护无辜人士不受迫害方面几乎一样屑🙃

当然还有其他的chelseagangin’玩法,比如这个婊子肯定和那个婊子anita chan一样留下了十万甚至九万个视频,可以开发这些视频做鬼畜音乐,我的意思是说元首素材做鬼畜音乐实在是使人江郎才尽了,但那两个婊子说的是地道的英语,而perusona系列绝大多数歌曲都是英文歌曲,所以你可以拿它们做perusona黑屁音乐🤔

或者由于chelsea chan长得像futaba(错乱,可以考虑用photoshop处理下发色,用某waifu2x放大下图像,至少放大到1080p以上,然后以futaba cosplay porn的名义投稿到任何你觉得适合(或者不适合)投稿的地方,比如几大hentai站或者搞几个小号爆破church of futaba🤔

chelsea parody materials

Locke Snowflake Dreams (Zoe Quinn)

Locke Window (Zoe Quinn)

Locke Skater Grrl (Zoe Quinn)

Locke Ink Blot (Zoe Quinn)

Locke Underground (Zoe Quinn)

Locke Pinstripe Suit (Zoe Quinn)

Locke Bookworm (Zoe Quinn)

Locke Chair (Zoe Quinn)

Locke Knife (Zoe Quinn)

Zoe Quinn Porn Shoot

哇,我从来没想到我这玩意可以加载imgur预览图,看来我需要贴链接格式了

https://pastebin.com/UVFHn9J0
http://imgur.com/a/jewRz/all
http://imgur.com/a/pWDlk/all
http://imgur.com/a/HJuzo/all
http://imgur.com/a/usu24/all
http://imgur.com/a/TgPDh/all
http://imgur.com/a/LlrUo/all
http://imgur.com/a/Seqhl/all
http://imgur.com/a/N6D5p/all
http://imgur.com/a/neazd/all
http://imgur.com/a/zqFoQ?galler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