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uation.ceremony.19.06.27

发表于 2019-06-27  35 次阅读


文章目录

O

今天是SCU的毕业典礼,我搞清楚日期却搞错了时间,他们早上八点半就开始了,而我十点才跑到那儿,自然是只能看到散场了

话说回来15年的毕业典礼好像也被拉过去看了,这种东西其实本身就是鸡肋,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散场之后才是毕业典礼的精髓,这时它的象征意义就体现出来了:并不像在江安的开学典礼那样一散场就全™回去了,毕业典礼哪怕结束了还有很多毕业生穿着学士服互相拍照留念,这差不多是他们能享受学生友谊的最后两三天了,六月份一完他们就得全™离校,我当时已经在成都租房了所以影响不大,但对他们来说,可能这场典礼之后就得坐火车或者飞机去别的城市了;当然毕业典礼中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的还是最后的那个授位仪式,这玩意纯粹就是表演性质的,要是他们真用这种方式授予本科生的学士学位,还不把这群老教授全部累死;这种玩意我好像也闲得蛋疼参加了很多次,既有校级的也有自己学院的,但讽刺的是15年我™压根就没有毕业,而且我也基本上没法对此做什么,因为我不是哪门课没修,而是毕设做不出来,只能等来年了,而且我还在跟着一群毕业生玩授位仪式

所以对我来说毕业这个过程并没有发生在15年的毕业典礼,或者说之后的宿舍里(可能是由班长来发批量制造出来的双证),或者说和同班同学拍毕业照的过程中(同样我睡过头了),而是发生在16年的望江行政楼二楼教务处运行科的小破办公室里的一台普通打印机里,我亲眼看到这台打印机打出了一张毕业证,然后我又在另外一个办公室里亲眼看到一个糟老头在批量盖有Xie Heping字样的钢印(谢校长可能是SCU最大的meme,比如“谢天谢地谢和平”对联);我几乎目睹了毕业证制作的全过程,可以说这是极其后现代主义的体验,毕业这么一个似乎应该很神圣的过程在我这里被彻底解构了,更讽刺的是学位证还要再等一个月拿;更别说现在是信息时代,毕业的标志其实是在学信网上,而不在那两个纸质证书上,那种东西基本上只有纪念意义了

当然,16年的时候我可没有什么人陪我拍毕业照什么的,毕竟我在12级里没有认识什么人,再加上那段时间我在成都其实是在忙着搬东西,所以总感觉我好像没有真正毕业一样;或者我也希望我仍然没从SCU毕业,因为不毕业我还是学生,不会有人逼着我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一毕业各种屁事就接踵而至,又是找工作又是找老婆,还要还房贷,等孩子一出生瞬间成为孩奴,而且按照当代成功女性的尿性,这个孩子99%拥有某未知野爹的父系DNA,所以哪怕月薪三万,最后全™浪费在了完全没有爱也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身上,对财富的支配程度连大学生都不如;那我还从SCU毕业个锤子啊

I

然而学信网不这么认为,其他人貌似也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我已经毕业四年了,或者三年,如果真的从16年算起的话;我在16年的那个时间节点上其实感觉是非常良好的,并不会意识到等我一到X海事情就变得不对劲起来;当时我还在准备对成都的告别仪式;结果我现在又来成都了,b r u h

所以我这段时间其实都在当精神SCU学生,在这第⑨个学期我好像也没学什么;因为我可能和当时在SCCM旁边住的时候一样,起得太晚了,再加上我住的地方离SCU有一个小时的地铁,可能我还真的做不到什么;也许我只能寄希望于第⑩学期了(手动滑稽

或者马上第⑨.⑤学期就要开始了,SCU的小学期其实还是非常好玩的,但可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但鬼知道

不过我倒是想在1⑨年实现我真的上大学期间没有实现的另外一个目标,那就是在SCU找个短发眼镜萌妹做gf;现在我肯定比在SCU时有钱多了,但貌似也老多了;这个难度还是挺大的,但以我对the loop的抗拒态度,我是不可能接受一个像X欣欣那样的“成功女性”对我敲髓吸骨的,也许有些人喜欢玩这种婊子,但我还是更喜欢玩游戏,萌妹还是在大学里面找吧,打炮也许可以有,结婚?浪费我的钱?离婚时再骗一笔?tan270°

II

今年SCU跳蚤市场实在是没啥意思,望江也许有意思但也不过如此,差不多就和16年一个水平吧;江安基本上算是不走心了,我这个月基本上每天都在江安,但他们基本上只把东西一扔那儿,然后打个二维码,就消失得不见了;交易的东西也都是书本之类的,我现在已经离学生不知多远了,哪怕看书我也更喜欢搞电子版,买书还是算了;再说了我又没带书包,买了书也没法带走啊;我16年的时候只去过几次,但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时卖啥的都有,甚至卖乐器和笔记本电脑(?);我这次想低价收个机械键盘和MIDI键盘(怎么都是键盘),一直没有;

本站文章基于国际协议BY-NA-SA 4.0协议共享;
如未特殊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文章,请规范转载。

0

a random yukari chan 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