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llesganging

密码保护:cover = mihoyo kabushikigaisha theory.20.12.11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分类
allesganging

paimonthonk.20.12.08

paimonthonk

这段文字玩的是大话西游梗,另外WG我一开始还不知道是啥意思,我还以为是wargame或者某个cuties impact术语,后面才明白是外挂的意思,草,连cuties impact都混进了某大学的体育学院迫真IT GUY(错乱

前段时间我看见钟离打出了差不多是INT_MAX那么多的伤害,我寻思莫百万还是上个月的事,这崩3风格的INT_MAX是怎么堆上去的,再说了钟离大招是很猛但再怎么堆buff也堆不到莫百万级别啊🤔后面我查了下reddit,才发现这是外挂🤔草,这样的话别说钟离了,amber都能打出INT_MAX(日常迫害amber

但这个事情的背景故事可能比单纯的某个角色打不打得出INT_MAX更加令人深思🤔某些氪佬或者说鲸鱼受钟离个人线剧情的蛊惑(大嘘),强行将钟离氪到满命(这个其实还不是很难,现在是钟离up时间,所以2880=一个钟离,满命貌似只需要氪7个2880也就是20160,但这两万多块钱干什么不好.jpg)并强行搭配artifact到最大,结果钟离输出还是那么拉垮,辅助和配合也很拉垮,因为这个角色本来就除了竖赛博牛子生草外一点卵用都没有,一怒之下通过故意开挂打出INT_MAX来爆破自己的ar52账号跑路🤔

看见没有,继上次氪佬泄漏1.2迫真测试服内容之后,mihoyo又逼疯了一个氪佬🤔当然mihoyo从崩3时代就是巨魔了,但cuties impact这游戏到目前有一大堆可能是屑企鹅可能是猪厂的人要搞死它,它哪来的自信还接着巨魔,我暂时蒙在钟离平a打出的2147483647伤害里🤔或者mihoyo可能会指望像肖战团队一样,让米卫兵代替它出征米黑(迫真🤔

总之我仍然thonk看都不看就投资一个角色而且还allin是非常傻逼的行为,先不说每个角色都有试用关卡,哪怕试用关卡没法自由配置artifact和武器组合,那么初始号是干嘛吃的,作为氪佬居然不会花点小钱搞个初始号玩玩🤔不过话说回来正是因为有钱却没脑子的人太多,像mihoyo这样的垃圾玩意才能两个月赚几十亿🤔

当然如果说初始号还是没法判断钟离在满命+最大artifact下的表现,那么这边建议把mihoyo黑了搞到服务器端代码然后搭个localhost私服,这样不就能测出来了(暴论

不过既然mihoyo要在巨魔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我觉得玩家也应该在巨魔方面寸步不让(错乱),比如现在就去批量搞小号然后玩外挂去,尽管这游戏封号力度比gta online肯定大多了,搞不好几个小时就给扬了,但只要小号不停下来开挂,就会一直有乐子🤔无论这个乐子是指youtube梗视频、流水腰斩还是mihoyo的数值策划像元首一样无能狂怒,十个甚至九个mihoyo某部门员工因此丢了工作🤔快进到全员INT_MAX,或者一小时ar20🤔

而且外挂和mihoyo不停地对抗还有一个好处,能够促使外挂技术不停进步,将mihoyo拖进人工封号的赛博越战泥潭,毕竟几十万死掉的赛博越南人只不过是虚拟的批量注册账号,但mihoyo投进去的美国(大嘘)大兵是实打实的人和实打实的工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更高级的长时间反向工程(听起来有点apt的味道了)会真的导致它的服务器代码不被泄露也被猜测了个八九不离十🤔等到私服真的出了而且开源到人人都能localhost一顿、cuties impact真的变成了单机游戏,这才是打在mihoyo脸上最响亮的耳光🤔

当然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压根就不去抽钟离,也许他可以用来竖赛博牛子,但这游戏在我看来就是个萌妹游戏,钟离又不是萌妹🤔再说了,我等它出完剧情再搞它私服不香吗🤔

真·paimontonk

kawaii paimon chan(大嘘)即将被做成食物也不忘了thonk,不愧是thonk天王(错乱

话说回来cuties impact要是真的被橄榄了,mihoyo可以考虑转行做飞机杯,比如paimon飞机杯、amber飞机杯甚至钟离牛子(无慈悲

分类
allesganging

redefine esu.20.10.07

我之所以抛弃之前挖的那个大坑来“重新定义恶俗(迫真”,是因为我发现一直以来我使用“恶俗”这个词的方式和它通常被使用的方式是不太一样的,通常来说恶俗只指某个特定的圈子,然后它就成了一个本身有没有意义一点都不重要的专有名词🤔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不好说了,比如肖小将是恶俗,但由于不是那个恶俗,所以某些该被出道的肖小将没法被恶俗狗维基出道,因为恶俗狗维基只管那个恶俗🤔

但更重要的是,恶俗这个词汇是有含义的,它不应该被某一部分人狭隘地定义成一个没有含义的专有名词,它应该恢复它的含义,或者以所谓“广义恶俗”的方式被使用,而且更重要的是,让橄榄恶俗变成一项真正高雅的事情🤔

那么,我们来重新定义恶俗(迫真

所谓恶俗者,它必须满足恶和俗两大要素,恶当然是一个主观的道德判断,但俗这一方面还是比较有标准的,我经过长期的迫真经验发现,揣摩一种恶背后的动机就可以发现它到底有没有俗的成分(当然这也隐含着如果它压根就不是恶的话也就没必要揣摩其动机了

具体而言,如果一种恶,作恶的人或者组织它的动机或者最终目标指向的既不是什么伟大的人类解放事业之类的,也对人类共同体没有正面的影响,只是为了维持现状或者满足个人私欲甚至更糟,为了使我们敌对的意识形态更加壮大,我们就可以认为这种恶就是恶俗🤔

分析几个例子

为什么肖卫兵的所做所为是恶俗:肖卫兵爆破lofter和ao3基本上所有使用这些平台的人们都认为是恶吧,但他们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让自己靠迫真同性营业的偶像看起来不像是基佬而已,而肖卫兵背后的资本家搞这么一出只是为了迫真摆脱肖战的同性恋标签从而在更大的市场收割韭菜而已,再加上这个资本主义的动机和我的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不太兼容,所以我可以认为肖卫兵及其背后的所有人都是恶俗,活跃的肖卫兵应该全部出道一遍🤔肖战的投资方也应该早破产早超生,破产后越惨越好,如果能触发一次小型经济危机那将是更草的,看晋国政府还敢放纵这种类型的明星野蛮生长不🤔

> 肖战本人也是恶俗,因为他故意纵容粉丝搞事,而且是资本主义割韭菜的一环,本来就是恶,而且既然他和他的幕后团队本来就是同一个资本主义团体了,我们甚至都不用推断他的动机了,直接按照恶俗处理🤔

为什么乐肖人士不是恶俗:尽管乐肖人士在橄榄肖卫兵甚至肖战本人的过程中会使用一些传统道德观会认为是恶的手段,但首先我们的对手也在用这些恶的手段,而且程度甚至比我们恶十万甚至九万倍,然而我们的动机和他们可不一样,我们作恶的动机是净化人类共同体,橄榄资本主义收割韭菜的恶俗势力,将社会资源留给更值得留的人,并且在乐肖的过程中还可以诞生真正的文艺作品(反正比肖战的迫真作品更加真实),实践后现代主义艺术创作,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认为乐肖人士不是恶俗,乐肖人士是高雅人士🤔

这种恶俗定义可以带来一个显而易见的推论:只要判定对方是恶俗,橄榄恶俗的行径统统不算恶俗,哪怕把他们绑到某个岛上然后扔一枚中子弹人间蒸发都不算恶俗,为了橄榄恶俗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无限制作恶,只要目标是橄榄恶俗而不是成为恶俗即可:wiebitte:

以这种方式,橄榄恶俗的事业能够获得更多力量,恶俗势力也会受到无穷无尽的威胁而逐渐消亡,而通过橄榄恶俗,人类共同体将迎来更加高雅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中受益🤔

当然以无下限的作恶橄榄恶俗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这么做的话恐怕得先被恶俗势力橄榄的吧🤔与恶俗势力作战是艰巨的过程,需要非常多的社会支持,甚至需要发动国际性的力量,所以尽管无下限的作恶被当作保留手段,但实际上更需要的是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普世向善高雅的旗帜来号召更多的一般通过,无论他们有没有高雅人士的眼光和动机,去参与橄榄恶俗的战斗🤔至于背地里会不会恶贯满盈,我觉得绝大多数一般通过是不会在乎的,如果他们只会注意到恶俗的恶,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这就说明恶俗实力不仅比我们俗,而且甚至连恶的方面都比我们高级十万甚至九万倍,这是极好的:wiebitte:

分类
allesganging

密码保护:speech at xiaozhanganger chat central’s 114514th global conference (hakushin.20.10.05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分类
allesganging

neilganging.20.06.24

我闲的🐔儿蛋疼居然还调查(迫真)了一番为啥tlou2的剧情被写成了一坨屎,然后我发现这事情被称为gamergate2基本上可以坐实了,除了十万甚至九万条相似之处外,gamergate2连恶俗明星都有了,那就是naughty dog的创意总监neil druckmann(我一开始看成了drunkenmann,草

我们基本上可以下结论,tlou2之所以变成了一坨连索尼都不得不吃下去的屎,完全就是neil chan这个反社会分子报复社会的行为🤔

但具体来说我们可能还是得从tlou1说起,tlou1其实有两个总监,bruce stanley和这个neil chan,而且我们可以猜测前者是真正的总监而后者基本上只是写剧本的;作为极端白左的neil chan可能想写个符合白左口味的死🐴剧本,但被他的上司bruce压下去了,所以tlou1的剧本最后变成了我们喜闻乐见的神作剧本,但这个剧本我估计身为反社会白左的neil chan是极其不满意的🤔

所以他动用恶俗手段赶跑了bruce,搞不好还清洗了70%的naughty dog其他员工,终于熬到了创意总监的位置,这样他就有十万甚至九万种方式在tlou2的开发中胡搞了🤔

就像小田田接手ffxv项目之后就干掉了(当然不是像tlou2那样干掉)野村剧本里的女主stella,换上了一个辣鸡玩意luna一样,neil chan一上台就搞出了将上代普遍受欢迎的主角joel用高尔夫球棒活活打死这样的死🐴剧情,话说如果游戏公司的总监对上代角色有深仇大恨的话,这个恶俗明星是其中恨得最深的一个,甚至他嫌这还不够,还把自己做成了游戏内人物对joel还热乎的尸体吐了一口痰,卧槽,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

当然neil chan还做了其他一些恶心玩家的剧情,比如一边强迫玩家杀人(毕竟tlou系列是末日生存游戏)一边道德说教玩家不应该去杀人,这双标样子可还行,话说回来魔怔白左都这么恶心的吗🤔

至于白左政治正确之类的提得太多,我就不用复读了,其实neil chan在tlou1的dlc里就在胡搞,只是那时可能还有人可以压他,但现在他彻底挣脱牢笼了,然后你就看到了屎一样的tlou2,一个让tlou1玩家等待7年之后等到这一坨屎的tlou2🙃

conclusions (hakushin

很多人看到gamergate事件或者其他类似事件只会看到游戏媒体怎么没节操透支游戏玩家(压根就不是游戏媒体的消费者和客户,说得难听点就是游戏媒体的韭菜)的信任啥的,但我需要提的是gamergate事件其实暴露出了游戏产业最严重的问题,一个死🐴反社会分子只要在游戏产业处于合适的位置,无论它会不会做游戏,或者会不会用报复社会的方式做游戏,都能对整个游戏项目甚至整个业界造成不可弥补的破坏🙃

比如tlou2这个项目里,naughty dog哪怕换掉了70%的人,只要招到的新人水平和以前一样,只要他们有个靠谱的总监,在tlou1基础上往下写,哪怕最终写成了红脖子喜闻乐见的alabama剧情(并因此被白左批爆),随便就能重新拿9.5分神作,反正比做完ffxv随便得多,欧美厂子最不缺的就是项目管理了;很不幸的是他们的总监是个反社会魔怔白左废物,他就是要爆破这款游戏,导致编程等其他部门再尽责把游戏的其他部分做得再好,整个游戏还是一坨屎;而这个游戏在索尼互动娱乐看来可不仅仅是个游戏,它可是作为第一方厂商向第三方厂商展示ps5性能和其他配套支持的机会,而现在这件事情的恶劣影响已经超出了游戏界,甚至会使索尼在下一世代的主机战争中彻底翻车🙃

所以索尼才输不起地强迫所有游戏媒体都给10/10,我估计这真™是反社会分子neil drunkenmann职业生涯中最耀眼的一天,他做出了一坨连索尼这种超级跨国企业都得硬着头皮吃下去的屎,你见过哪个反社会分子有那么大排面,逼得一家跨国企业逼所有游戏媒体给一坨屎评10/10?🙃

所以就像一代gamergate的恶俗明星chelsea van valkenbrug一样,neil druckmann这个人间之屑也需要被橄榄,至少得拿来取乐一番🤔而且和杀个人就怂了的chelsea chan相比,neil chan这个manwhore更加硬核,乐子比chelsea chan大十万甚至九万倍,杀了千万人喜爱的joel后还能和任何人在twitter上嘴炮,更乐的是他居然让naughty dog的员工给自己做了一套高清游戏模型,估计他自己甚至还穿上装备做了对假想的joel的尸体吐痰的迫真行为艺术的动作捕捉,等哪天tlou2的游戏数据被提取出来了,我寻思他终将会对自己曾经的自恋迷惑行为感到后悔的(手动wiebitte

话说回来如果能对neil chan发射一枚metoo弹(如果chelsea chan突然复出然后干这件事可能会更生草),他会被橄榄还是chelsea chan会被橄榄还是metoo小将会被橄榄?(手动neilbitte

另外一方面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更好的gta online昵称,neilrapedchelsea,等下,这字数是不是超了

当然对游戏界来说,和其他行业一样,这样的反社会分子应该迟早被筛选出来炒了,或者你可以对他们开发其他乐法,反正一定不能让他们爬到高位,尤其是创意总监这样的位置;但问题就是怎么筛选他们🤔我有时觉得沉浸式vr可能是个好主意,将被试放在一个足够迫真的模拟环境里,如果他在那里也为所欲为的话,我们基本上就可以筛选出来了🤔但这个太脑洞了,感觉更像是某款游戏的主题而非游戏公司筛选反社会分子的可行方式🙃

分类
allesganging

gamergate2.20.06.23

就在我写了chelsea chan的事迹后几天,tlou2开始炎上了,一款剧情像屎一样的游戏几乎被所有游戏媒体都给了10分(日本ign给了7分据说因为那游戏的编剧黑屁过日本游戏,另外一家国内的给了9分,只敢暗示剧情人物的表现非常奇怪),与此同时metacritic上的用户评分只有3.6还是3.4来着,连sonic 06都不如🤔我去,我觉得chelsea chan去年突然发威就已经有了gamergate再来一次的气息(此时这个婊子已经几年没做游戏了),这次直接就是gamergate2

不过游戏媒体的节操早在7年前就是个笑话了,连批都能让游戏媒体的编辑说假话,更不用说真金白银了,而且长期以来游戏厂商也需要浪费太多的钱让他们给点高分,我们都心照不宣地知道这事(而且也不用指出来);但上一个gamergate其实只是独立(迫真)游戏的事情,而且其实重点在于chelsea chan这样的婊子可以在独立(迫真)游戏圈子里面当网络皇帝这种事而不是游戏媒体透支信用的事,事发之后好像几家白左独立游戏媒体被橄榄,但ign等“传统”游戏媒体屁事没有(至少他们没在吹depression quest,不然我估计chelsea chan的批会被日得不得不去医院修理);但这次可不一样,无论ign还是国内的几个游戏媒体全都给这坨屎打了还不止高分,而是10分,这实在是太魔幻了🤔

当然并非所有能被打若干个10分的游戏都是这个样子,它们也许只值个八九分,但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tlou这种剧情驱动的游戏,哪怕画面再好,玩起来再有意思,但剧情搞砸了,它就连5分都别想拿到了🙃而这次索尼可是彻底连脸都不要了,不仅掏钱,还拿政治正确的大棒威胁欧美的游戏媒体,拿断供测评游戏威胁晋国的游戏媒体,这已经不是我们默许(迫真)的透支游戏媒体公信力了,这简直就是强奸公信力我去🤔

当然这件事情还是有点“好处”的,自从11年我就在欧美文化圈泡着所以我很清楚gamergate事件是怎么一回事,但到了今天晋国的其他玩家也得以像gamergate之后的欧美玩家一样认清楚游戏媒体是什么样的狗屁玩意,将此事件称为gamergate2也方便提醒人们它和gamergate1的关系,从而我们可以便乘这次机会来宣传chelsea chan,也许更多人哪怕和欧美文化圈毫无交集也能来搞chelseagangin’,说不定我们可以让chelsea chan重新变成国际巨星,别以为恁合法谋杀完人之后就可以删twitter便乘隐士(迫真)了🤔恁也许永远不会被终身监禁,毕竟恁国fbi抓谋杀犯的水平差不多就和他们保护无辜人免受metoo小将迫害的水平一样辣鸡,但恁的chelseagangers野爹们认为让恁变成终身的乐子将是比让恁在美国监狱里一边被黑人日批一边被其他人遗忘更好的惩罚🤔

所以也许gamergate2也是我们建立Alec Holowka Foundation的时机了,我们可以用为Alec Holowka讨回公道的名义橄榄chelsea chan和它的metoo小将们,而且统筹整个chelseagangin’项目并提供资金管理🤔

分类
allesganging

mebruhtoo.20.06.19

这几天发现那个gamergate婊子zoe quinn,不对,按照我对恶俗人物的称呼,应该叫做Chelsea “chan”,不仅没有死,而且在现在这个后真相时代活得更加滋润了;本来我是不想提及它的,更不想写这个玩意挂婊它,但半年前这个婊子居然还便乘了一次metoo运动,无端指责另外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性侵过它,导致后者直接自杀🙃我猜测chelsea chan一开始只是想玩玩metoo,反正metoo小将的智商连它的tan90°的游戏开发水平都不如,但没想到玩出人命了;当然我们也可以无端猜测chelsea chan就是想谋杀这位独立游戏开发者(因为独立游戏圈子里的人脾气都超大,这个婊子尽管只做过迫真游戏但长期在里面混难免沾染上点东西,搞不好他曾经在某个私密场所讽刺过那个婊子,就像我讽刺过stacy chan一样),然后借了metoo的刀🙃

但无论如何在闹出人命后我们的独立(迫真)游戏界公交车kawaii chelsea chan居然怂到第十次甚至第九次迫真退圈了,连twitter都删了,我们也没有机会观摩chelsea chan是怎么陷害别人的然后迫真模仿犯罪了,和stacy chan有得一拼,果然恶俗人士的恶俗之处都是相似的,高雅人士各有各的高雅之处🤔我都想写一个stacy=chelsea说了🤔

好吧,stacy=chelsea说:

  • stacy chan无端陷害jennie parker到社会死亡,chelsea chan无端陷害alec holowka到社会死亡和真的死亡;
  • 被人揭露真相后stacy chan像个婊子一样到处埋怨和甩锅,并指责别人出道怹;很不幸的是chelsea chan不仅真的是个婊子,连甩锅的姿势都和stacy chan一毛一样,这两个人间之屑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兄妹
  • 甚至stacy chan迫真退圈的姿势都和chelsea chan非常像,stacy chan一边声称退圈一边派出十万甚至九万个间谍视奸unterganger社区,并有raymond chan这样的舔狗帮怹做垂帘听政的网络太上皇;至于chelsea chan,可能迫真退圈了十次甚至九次了吧,但仍然高强度视奸和脑控独立(迫真)游戏社区(值得一提的是迫真退圈之后chelsea chan尽管天天抱怨internet trolls搞得它没法做游戏了,但它真的不需要做游戏了,反正它压根就不会做游戏,正常人不应该是“感谢(迫真)internet trolls让我不用做游戏就能疯狂收割舔狗的韭菜吗”),再说了,chelsea chan的舔狗可比stacy chan多多了,从reddit到4chan到处都是chelsea卫兵,只要你敢说chelsea chan不好就会被删帖封号甚至被出道+迫害,如果stacy chan只是网络太上皇的话,chelsea chan可是名副其实的网络皇帝

但说实话很久以前游戏界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大约2000年就开始使用pc了,现在我经常怀念以前玩游戏的时光🙃那时尽管网络慢的1b,无论什么游戏都需要用光碟传输,而我也以有200GB的各种游戏合集为荣,但那时至少没有什么gamergate婊子这种东西,也不会有人不玩游戏了专门和游戏媒体的编辑上床,更没有所谓的“独立游戏”这种玩意,而此时的chelsea chan也只在altporn网站上拍些裸照,猛一看只是个嬉皮士,鬼知道若干年后这个婊子会变成网络皇帝

flash minigames

哦不,我们这些2000年就在用pc的遗老才不会用独立游戏这种冠冕堂皇的词,我们只会用小游戏称呼它们🤔我玩过大量90年代的pc小游戏,当然那时候游戏都很小,至于21世纪的前十年,那时游戏引擎这种东西还不是小游戏可以用的,那时小游戏最喜欢用的东西其实是flash,尽管flash在10年代迅速被橄榄,但在第一个十年还是挺流行的🤔当然flash动画也是当时挺有意思的一个流行元素,比如我的某个大学老师经常在课间放它们,我猜测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和我上小学的时候一样喜欢这些玩意吧,因为他放的片子我都看过🤔

flash的脚本语言actionscript,至少它的二代主要是用来控制flash动画播放的语言,按照现代人的观念不是那么很适合做游戏,尽管如此flash上面也做出了十万甚至九万个游戏,它的遗产一直延续到了智能机时代(那个时候actionscript3的面向对象功能也被开发出来了,你完全可以抛弃关键帧等坑爹玩意用写现代游戏的写法写一个flash版愤怒的小鸟),早期的手游基本上是某个flash游戏的触屏适配版,直到几年后flash彻底被抛弃,而它们也变成了附带迫真游戏功能的抽奖机;但flash游戏的另一项遗产却没有留下来,那就是古人真的只做游戏,不一天到晚瞎逼逼,哪怕逼逼也只是在游戏里逼逼(比如我学会flash反编译后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一个黑屁魔改游戏,但现在我找不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哪个flash游戏网站的作者或者编辑突然哪天开始大谈什么性别政治,绝大多数人会认为他是神经病

flash满足我们当今大谈特谈的诸如独立游戏精神和敏捷开发等一切优点,而且尽管前十年steam几乎只是valve下载自家游戏的平台(我记得有那么些游戏好像06年还是07年就上steam了,但仍然是大游戏),但flash小游戏仍然可以通过挂广告赚钱,所以flash游戏开发者尽管不是什么正经工作,至少是像现在的独立游戏开发者那样正经(迫真)的工作,但还算个可以做的事情;全职很难但作为个人兴趣还是可以有的🤔但无论如何,我反正不记得flash游戏开发者是什么值得一提的身份,更没有什么这种身份的人组成一个圈子然后天天内部清洗之类的

bruhdependent games

到10年代什么都变了,游戏开发逐渐成了一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情,而unity等游戏引擎也开始免费向小型团队提供了,使得哪怕个人开发者也能搞出3d小游戏,当然也许在小游戏和大游戏中间还可以插入其他级别的游戏,比如中等制作啥的;但哪怕如此,现在想做个游戏需要付出的努力仍然比flash时代大很多,而且甚至分发游戏都变得比以前困难得多,flash时代也许就和写博客一样容易,但到引擎时代需要上steam这样的游戏平台,还要找发行商什么的,所以独立游戏真的独立吗?独立个锤子,论独立性连flash都不如,反而是那些搞sonic 06重制的作者才配得上独立游戏作者的名字,他们只做游戏然后往google drive上一扔,反正sonic系列版权在sega手里,他们也上不了steam🤔

既然这群废物独立不起来,而他们做的其实是dependent games,那么他们不可避免地会组成一个抱团取暖的圈子,而且这个圈子也和其他的10年代欧美文化圈一样,沾染上了白左气息🤔而且由于他们天天打游戏,就像在批站坦克面前疯狂跪舔的批小将一样连个批都没透过几回,又没有觉悟自己解决,所以像anita chan还有chelsea chan这样的机会主义婊子能在dependent游戏圈子里疯狂收割拳师和处男韭菜的妈,anita chan自然只是个做黑屁视频的乐子人,但chelsea chan连flash游戏的开发能力都不见得有,却能靠着批成了dependent游戏圈子的座上宾,还能用批来迫害其他dependent游戏开发者,利用他们不得不依赖一个圈子才能做事的弱点想让他们干什么就让他们干什么,完全一幅网络皇帝的做派🙃

当然如果晋表帝司马chelsea骑着dependent游戏处男开发者的脸,那也只是dependent游戏开发者抛弃独立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而已,但如果chelsea chan开始嫌dependent游戏圈子的内部清洗不够刺激,开始玩metoo了,我觉得实在是有点过分了,能做小型游戏的开发者多多少少有点精神问题,我不清楚在美国法律里利用精神障碍患者的弱点使其自杀算什么类型的杀人罪,但直觉告诉我这不对劲🙃

也许有人想把这个例子和toilet chan的例子相比,但我觉得toilet chan在迫真性骚扰那个小萝莉的过程中完全不知道对方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就像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挑选文爱对象一样,所以我排除toilet chan谋杀对方的主观故意性;但chelsea chan可不一样了,有十万甚至九万条证据表明chelsea chan就是想谋杀对方,并精心策划如何便乘metoo,而且在对方死亡后抹除了所有证据

所以现在这个司马的metoo运动必须要被橄榄,这样哪怕我们不顺便橄榄chelsea chan这样的婊子,也至少能大幅度降低其危害性,使其更像个乐子而非危险

mebruh

metoo运动的问题在于哪里?metoo运动的问题在于其狂热信徒完全罔顾一切事实和证据,只要能够让它们相信一个男性有迫真性侵罪行,它们会把这个人迫害至死,不管他无辜与否;而讽刺的是metoo运动完全没有像真正的警察一样抓到过真正的性侵犯,而警察都搞不定的炼铜术士高官(甚至包括某英国王子,但我们仍然缺乏关键证据,这个估计只有他本人知道了)这些metoo废物也橄榄不了,但metoo运动却制造了十万甚至九万的冤魂🙃

这些无辜的倒霉鬼总结一下,他们都死于完全缺失的社会支持,但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出于某种原因都处在metoo小将及其同情者的层层包围之中,或者他们本身就是metoo小将,他们的社交圈子居然没有什么正常人(顺便一提的是,美国的政治极化是极其严重的,严重到你别想同时有蓝色和红色的朋友,更别说使自己的社交圈子多样化了),能得到任何社会支持就™见鬼了,比如chelsea chan去年刚谋杀的Alec Holowka,他的同事上司还有发行公司全都是metoo小将,连他姐姐都是metoo小将,因为他本来就泡在dependent游戏圈子这个白左大染缸里,等他被chelsea chan用twitter暗示的方式迫害,就完全没有一个人出来支持他🙃可以说他的dependent游戏事业完全被毁得一干二净了🙃而且和chelsea chan这个只会做html消费抑郁症患者(然后顺便逼死一个真·抑郁症患者)的废物不同,Alec Holowka是真的有才华的,像他这样的人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是个达芬奇,想象达芬奇的死因是被人诬陷性侵婊子从而自杀,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但无论是大游戏还是小游戏事业其实都不容易,大游戏需要钱,大量的钱,小游戏需要社会支持,需要圈子,每个都有操蛋之处;但钱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反而dependent游戏圈子的社会支持,实在是脆弱的1b,一句黑屁twitter就能完全摧毁一个才华横溢的游戏开发者;相较之下还是做sonic 06重制的开发者更加轻松,反正他不准备拿这玩意赚钱或者谋生,讽刺的是自我身份认同是独立游戏开发者的人完全没法独立,反倒是从来不说自己是在做独立游戏的人真正做出了独立的游戏,无论它是现代版的sonic 06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metoo小将几乎只有在清洗自己人时水平比文革小将还要高,但在对付他们真正的敌人时水到我非常怀疑什么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当然还是用我在分析toilet problem时使用的观点,指望用现代主义的方式反对metoo运动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因为如果反对metoo有效果的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人们能够理性地看待很多事情的话,这种无中生有的诽谤就压根不会发生,就不会有人因此而死,也许真正的性侵罪犯确实被扔进了监狱,但他们八成也不至于死,更别说metoo运动没有成功谋杀过一个罪犯;再说了metoo运动本身就是现代人抛弃了现代性的结果,就像toilet chan对西方世界的复仇那样,本身就是后现代性的产物

所以想橄榄metoo运动必须使用比它还要后现代十万甚至九万倍的手段,在我看来,就像dmca或者content id这种死🐴玩意一样,metoo也应该被abused到死,比如在暗网的hitman网站上发个帖子,什么“只需要5000美元就可以脑控metoo小将将指定目标陷害到死,我们可以准备诽谤对方的所有迫真性侵指控材料,保证大脑降级的metoo小将看不出任何异常,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只有批好使(迫真)的婊子都能做到合法杀人所以你也可以”之类的,然后暗网有没有人买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联系迫真媒体将其捅到明网上,然后吸引更正经的媒体放大它,搞的新闻越大越好,只要新闻足够大,我觉得会有更多metoo小将意识到他们参加的“神圣事业”的荒诞本质(连暗网杀手都能借他们的刀免费合法杀人),然后选择大脑升级,该干嘛干嘛🤔

至于剩下的顽固分子,我觉得我们可以真的制造迫真材料诽谤某些人性侵,比如trump或者知名altright人士或者antifa名单上的每个人,美国两院的每个议员之类的,如果还嫌不够可以把那些蓝州的州议会也迫害一遍(红州就算了,我估计他们压根就不鸟metoo小将),到最后搞得几乎所有人都性侵过所有婊子,甚至不止一次(迫真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对metoo小将制造信息过载,他们并不会因此大脑升级而变成理性的现代人,而是大脑继续降级到完全不知道该迫害谁该挺谁的混乱状态,接下来我不清楚他们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因为混乱过度而去精神病院或者寻求心理治疗,或者真的因为扬言橄榄所有议员这种迫真恐怖主义行径而吃赵弹,但他们至少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了🤔

ps. 如何快速记忆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又臭又长的名字?

Chelsea=车(当然是独立(迫真)游戏界公交车的车咯)+ls(就是linux里的那个ls)+ea(为什么ea是美国最烂的游戏公司?因为ubisoft是法国的,atlus是日本的,腾讯是晋国的

Van就是gachimuchi里的那个Van Darkholme的Van,I am hired for people to fulfill their fantasies, their deep dark fantasies

Valkenburg=vulkan(rpcs3和其他一些游戏用的图形api,然后将a变成e用来纪念ae在出道chelaea chan中做出的贡献,这个ae不是after effects的意思,而是encyclopedia dramatica最喜欢的自称,来自于encyclopedia这个单词的另一种拼法encyclopaedia,就像pedophilla也可以拼成paedophilla一样;对了,还要用a来替换u,因为chelsea chan的批可能是镶金的)+burg

how to chelseagang

好了,chelsea chan这个婊子又想靠日批上位又想做独立(迫真)游戏界网络皇帝又想便乘性别政治和metoo等恶俗玩意,又想隐藏自己的真名,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们应该尽可能记住chelsea van valkenburg这个名字并大肆出道它🤔比如搞到全套信息注册黑屁域名主动whois出道,玩儿gta online的时候用spoof nickname功能改成这个婊子的名字啥的然后疯狂开挂杀其他玩家,或者善用群发消息功能刷屏chelsea chan的光辉事迹啥的🤔对了,其实就像我无意之中leagang时做的事情一样,在白左婊子(无论性别)名字后面加上chan本身就足以让它们气得像元首一样大叫了(手动wiebitte

当然其实你也可以30甚至25买个epic版gta5帐号然后捏一个chelsea chan出来,然后1级时就用最高调的方式开挂杀人,如果你喜欢你还可以一直保持1级(一般来说r*废物橄榄外挂的效率如此之低,你可以高调一整个月都没啥问题,但估计半个月之后你就会厌烦这种迫真行为艺术),当然gta online里面没有彩虹色的头发,但却有眼镜,大量的眼镜,说不定有chelsea chan同款眼镜和至少在它的某个裸照里用到的同款发型(草;你还可以善用外挂的强制模型动画功能性侵其他玩家的人物模型,毕竟chelsea chan据说也性侵过别人,而且靠其独立(迫真)游戏圈子里的大量舔狗把这事压下去了🤔这个婊子自己就是个sex offender,有脸说别人性侵它可真的太奶牛啤酒了🙃我看美国的执法部门在抓真正的罪犯和保护无辜人士不受迫害方面几乎一样屑🙃

当然还有其他的chelseagangin’玩法,比如这个婊子肯定和那个婊子anita chan一样留下了十万甚至九万个视频,可以开发这些视频做鬼畜音乐,我的意思是说元首素材做鬼畜音乐实在是使人江郎才尽了,但那两个婊子说的是地道的英语,而perusona系列绝大多数歌曲都是英文歌曲,所以你可以拿它们做perusona黑屁音乐🤔

或者由于chelsea chan长得像futaba(错乱,可以考虑用photoshop处理下发色,用某waifu2x放大下图像,至少放大到1080p以上,然后以futaba cosplay porn的名义投稿到任何你觉得适合(或者不适合)投稿的地方,比如几大hentai站或者搞几个小号爆破church of futaba🤔

chelsea parody materials

Locke Snowflake Dreams (Zoe Quinn)

Locke Window (Zoe Quinn)

Locke Skater Grrl (Zoe Quinn)

Locke Ink Blot (Zoe Quinn)

Locke Underground (Zoe Quinn)

Locke Pinstripe Suit (Zoe Quinn)

Locke Bookworm (Zoe Quinn)

Locke Chair (Zoe Quinn)

Locke Knife (Zoe Quinn)

Zoe Quinn Porn Shoot

哇,我从来没想到我这玩意可以加载imgur预览图,看来我需要贴链接格式了

https://pastebin.com/UVFHn9J0
http://imgur.com/a/jewRz/all
http://imgur.com/a/pWDlk/all
http://imgur.com/a/HJuzo/all
http://imgur.com/a/usu24/all
http://imgur.com/a/TgPDh/all
http://imgur.com/a/LlrUo/all
http://imgur.com/a/Seqhl/all
http://imgur.com/a/N6D5p/all
http://imgur.com/a/neazd/all
http://imgur.com/a/zqFoQ?gallery

分类
allesganging

Sima Ieyasu Saga.20.06.13

我最近打算开辟一个新的迫真黑屁专栏,要么这次我们玩玩司马梗吧(但愿我的读者里没有真姓司马的),比如:晋朝皇帝(迫真

首先登场的是晋忝(舔)帝司马raymomd,作为晋[自我出道还迫害无辜不知道该安个什么谥号]帝司马stacy的舔狗,干下了十万甚至九万件司马事情,但很不幸的是今天我不打算为怹立传,以后可能也不会,毕竟司马氏炸毁了十万甚至九万个unterfags博物馆,很快ucc也难免被爆破,搞得我除非真的完全出道了怹,不然完全没法下笔;但由于晋忝帝和怹的十万甚至九万个晋卫军对mediawiki软件的使用水平过于司马,本元老院与蜀汉人民迫真粉丝建议大家深挖hpw里delphox条目的编辑历史(手动司马衷

其实据说谥号这种东西是允许两个字的,比如晋文爱帝(或者爱文帝,如果文爱这个词太过于明显的话)司马范全,作为一边与十万甚至九万个未成年人文爱一边反对“未成年冻鳗色情”的伪君子,就可以喜提晋朝皇帝称号了🤔

我们今天讨论迫真日本战国人物,司马家康,又名松平竹千代,又名松平元信,又名松平元康,又名松平家康,又名德川家康,反正此人有十万甚至九万个名字,但最近的迫真考据发现他的真实姓氏其实是司马而不是什么德川什么松平什么whatever,所以他其实是晋朝派往日本国的间谍,希望日本政府能够拿出他们对付外国海贼党的气概,早日将这个晋朝废物驱逐出境;毕竟据小道消息,司马家康也曾经用bt上传了十万甚至九万MB的日本国产儿童色情(迫真

所以其实司马家康还是个炼铜术士,他不仅迫真制作儿童色情,还娶了仅16岁的垂乳公主司马レア,尽管骂人炼铜术士是西方世界的insulting 101,和日本貌似没有十日元甚至九日元的关系,但司马家康治下的日本其实是个迫真主权国家,它实质上是美国的殖民地,所以当计算合法性交年龄的时候我们应该使用美国标准,而美国尽管每个州的标准都不一样,但管理殖民地的时候他们喜欢使用18岁的标准,所以司马家康就是个完全的炼铜术士,好了,恁可以将他批倒批臭了,就像恁当年批司马志强一样;另外司马家康还纳了一个自称14岁的叫做司马drate的妾,这个婊子自称服侍司马家康多年仍然保留着完整的处女膜(你甚至可以在ucc的消息历史里找到这位婊子的语录,我反正已经有ucc的十万甚至九万个备份了,哪天我挖掘一下),从侧面印证司马家康的性能力是多么的捉急

分类
allesganging

wiebitte.20.06.04

s e r i o u s l y? i’m banned from fkkcloud discord? it’s not even a perusona guild anyway, it’s just a guild of an unnamed perusona ripeoff game in development, and perusonafags had their antics THERE? like what the serious actual f u t a b r u h?

我觉得这群死🐴perusonafags实在是有点越界了🤔如果shuann guild还算半个perusonafags guild的话,我在fkkcloud的存在关他们锤子事?我可能得调查下是哪个死🐴玩意搞的鬼,但也有可能我懒得去调查,因为首先我不觉得它们会在fkkcloud留下什么消息记录,非常可能它们只是也加进去了fkkcloud,然后突然发现我在里面,然后它们的管理团队联系到了fkkcloud的管理团队黑屁我,所以我猜测这个过程是走dm的🤔其次我可能有十万甚至九万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完成🤔

但话说回来现在离去年⑨月份的事件都快一年了,这群fags还记得我,我都快不记得perusona这款游戏的存在了,可还行🤔毕竟我现在貌似在玩些真正的游戏,比如GTA5啊,borderlands3啊之类的,perusona5只是一款充满二刺螈萌妹的废物游戏而已,至少p5fags是perusonafags里最fag的fags🤔

我感觉等我足够强大了,或者等我迫害完hrp之后我才可以把迫害perusonafags作为我的业余消遣,但这其实比迫害hrp难多了,因为hrp是个自大狂,留下了十万甚至九万个弱点可以攻击,再说了他的迫真户籍已经满天飞了🤔但perusonafags可不是这样,我现在对他们的组织架构等一无所知,这恐怕得部署高级社会工程学技术才能搞到我需要的情报,谁需要为去年⑨月发生的事件负责?谁又要为这次事件负责?是那个明智废物的狗窝?还是futaba狗窝?还是chie狗窝?那时我才能知道🙃

但无论如何fkkgame做的这款新游戏的确是好游戏,迫真perusona风格的社交模拟器+鬼泣式的战斗(但如同ffxv那样可以暂停然后施加招数啥的),反正比perusona好玩多了🤔而且它还上sbeam🤔只是现在这么折腾下来我都不清楚它啥时候会在sbeam上发售,还有我敢不敢买这款游戏了(因为我的付款信息肯定会导致我被出道,所以我觉得perusonafags这次做得有点过了🙃

ps. 我迫真调查了下,发现它上面有一堆church guilds的邀请链接,我猜测它和church guilds的确有各种类型的合作关系🙃当然那不意味着我需要迫害fkkcloud还是怎么,毕竟这真的不是perusona(再说了他的游戏比perusona好玩多了🤔但等时机合适了我可能需要下一个或若干个最后通牒,让他和churchfags断交🤔最终目标仍然不是迫害他还是怎么,就是为了气churchfags🤔

分类
allesganging

untergangers? petergangers! .20.05.30

草,又玩了一次李赣梗🤔现在uccfags已经用他们的迷惑行为证实了他们完全没有能力保护他们的亚文化免受无论是hrp还是cuntstantin film的破坏,他们能做的不是抱怨就是内部清洗,更别说向外推广元首亚文化了,我寻思hrp那个只会dssq的人间之屑都比untergangers更能推广元首亚文化,尽管他推广的可能是错误的那部分🙃

当然发生在18年初的hrp和其他untergangers的分家本身就是untergangers社区内卷性的体现,只是那件事情上完全是hrp的锅,但现在我看清楚了,换成raymond chan做社区领袖也解决不了问题,hrp时代那个altright黑客是外部威胁,raymond时代hrp是外部威胁,但很不幸的是我们居然看到了几乎完全一样的反应,hrp在reddit上发个黑屁就吓得他们睾丸都掉了,话说回来uccfags是不是完全不懂公关啊,现在正是黑hrp的关键时刻,直接在他的帖子下面黑屁hrp的黑历史不就行了吗,也许hrpc管理员会删帖,但reddit又不是贴吧,发完评论archive快照一波啊,顺便再开示一次hrp的迫真户籍,而且挂archive上的东西哪怕hrp本人都没法删,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去那个区块链社交网络上再挂一次,有十万甚至⑨万种方法能让hrp气得像元首一样大叫🤔可惜uccfags一点都不会,他们遇见hrp就怂得像条泰日天,只会拿我出气,而且更生草的是不像他们迫害toilet chan时那么硬核,他们居然连拿我出气都如此费拉,就像perusonafags一样,只会攻击我的短发妹控属性,过于草生

我已经完全不介意被他们驱逐出社区了,毕竟这真的不是我第一次被字面意义上的excommunicated了,上次还是perusonafags,很明显uccfags比perusonafags好不到哪儿去🤔再说了,这么屑的社区不要也罢,说实话现在我又一次很不幸地看透了他们欺软怕硬的费拉本质,我估计以后哪怕他们求我重新加入ucc,我八成也不会鸟他们了

当然迫害raymond chan和uccfags我觉得没啥必要,毕竟我和这群人间之屑打了三年的交道,还是有点感情的,我也许鄙视他们但应该不会迫害他们,除非他们先动手;但stacy blackmon就不一样了,他是所有人的威胁,不仅仅是uccfags,我估计你哪怕是个独立unterganger都有可能被他和他的极端粉丝由于某种迫真原因大肆迫害,如果你™还想认真做元首系列parodies的话,如果你™还在意所谓的“创作自由”的话,那不橄榄hrp你的啥都有可能拜拜了🤔再说了现在他的乐度又上调了一颗星,一个迫真户籍取乐就能让他发动他的生化机器人大肆迫害uccfags(当然仅仅是在twitter和reddit上可能还包括hpw上黑屁而已,但我猜测这两年时间里uccfags没见过这么大的炮杖,全部乱套了),我寻思如果在别的社区拿他的户籍取乐,那个社区搞不好也会被hrp雷普,而他们不见得像uccfags那样弱鸡,hrp搞不好会吃一发大的,估计以所有unterfags包括hrp欺软怕硬的风格,hrp会跪地求饶,那时就非常™生草了🤔

而且现在既然我不是uccfags一员了,我终于可以去搞我的blackmongangin’了,反正好几年只做元首视频实在是无聊,乐hrp才是最生草的事情🤔至于复兴元首梗这件事情,反正uccfags是完全指望不了了,我必须组建一个新的帮派之类的玩意,而且名字我也想好了

Downfall Parody Engineering Group

这个名字完全是参照了JPEG,只不过把专家组改成了工程组,因为它(至少在我的预期里)将完全侧重于工程方面,当然也许由于其初创者的工程师属性

新的元首帮派如果要能完成复兴元首梗的使命,它必须能做到如下的方面:

  • 毫无保留地向其成员提供做高质量元首视频需要的全部技术和资源,无论是dpmv教程、乐理教程还是全套的高质量元首视频合集(这个已经有了
  • 作为海盗主义者集合,完全无视版权,鼓励所有人上premiere+AE,至少也得vegas,不欢迎wmm废物和android废物
  • 开发更高阶的元首视频技术(比如AE脚本或者模板之类的)并同样开源
  • 最重要的还是制作质量极高的元首视频,并将我们的技术影响力向其他社区辐射出去(以开源的形式
  • 开发能橄榄youtube contentid系统的技术(我知道一个自(迫真)媒体狗又称营销号狗喜欢用的神经网络视频扭曲器,但用来草contentid可能还是不行吧我也不清楚),实现元首视频盈利
  • 最好能unuse youtube at all,比如youtube上放被扭曲十万甚至⑨万次的视频,未处理的高清视频挂backblaze上
  • 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手段(包括dssq)来提升DPEG成员视频的访问量和频道的subs
  • 面对外部威胁绝不投降,利用一切手段橄榄威胁我们乃至整个元首视频共同体(包括unterfags)的势力,哪怕他是个20万粉丝的大youtuber和前unterganger
  • 但那并不意味着莽干,橄榄我们的敌人需要策略,该怂的时候怂,该干的时候干,这才是飞过来传人面对强敌时应该做的

作为迫真新社区领袖,我会尽全力至少做到最前面几条,从而元首梗能在无论youtube还是bilibili上都能像以前那样屌,甚至更屌

antihrp

我说过对付人间之屑有现代主义的对付方法和后现代主义的对付方法,目前看来对toilet chan和stacy chan来说,现代主义已经完全无效了,建设性的批评已经毫无意义因为他们膨胀的ego已经接受不了任何批评,我们不得不使用后现代主义手法了🙄

对李志强来说是做他的鬼畜,但如果是stacy blackmon的话,恐怕除了做鬼畜之外我们还得加个求仁得仁:恁不是喜欢瞎鸡巴钦点任何对恁不满的人是antihrp吗,我们要么让恁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antihrp🤔恁不是自己whois出道了自己还要埋怨别人甚至不惜和uccfags大战三百回合吗,等恁全家户籍都被出了一遍之后,恁再体会下被出道(doxxed)这个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恁不是自吹自己是IT Guy吗,建议贵司解雇恁这个连whois protection都不懂的废物,SOFORT🤔

但我这几个月还不准备做这件事,毕竟DPEG我都不见得有心情搞,更别说迫害stacy chan了🤔我也许需要像很多成功(迫真)的untergangers那样先做好irl的事情,然后慢慢搞元hub首鬼畜的事情,其实据我观察,很多untergangers离开ucc之后他们的元首视频水平反而提升了不少,这说明ucc这种屑社区对元首鬼畜事业不仅没有任何促进,反而还拖了后腿🤔我希望我的DPEG如果它有可能成立的话,不要成为那个拖人后腿的屑社区🙃

另外现在uccfags和hrp的战争貌似还没结束,我现在乐hrp的话他的头号舔狗raymond chan(我记得几个小时前他还说了如果hrp对他发火他就对我发火这样的批话,简直就是舔得一无所有的那种舔狗,我在此隔空喊话raymond chan,无论恁怎样卖力口爆hrp的🐔儿,hrp只会把恁和恁的整个ucc当作他的低仿品橄榄)估计会对我极其不满,然后发动整个ucc搞我,而我很不想同时干ucc和hrpc,我更希望他们慢慢自相残杀,所以我现在哪怕乐hrp我也最好不要公然乐

那么什么时候就可以公然乐hrp了?首先我得能合纵连横所有被hrp钦点为antihrp的人们,组成真的antihrp阵营;然后我需要证实哪怕我不在ucc了,hrpc也会因为各种迫真借口来迫害他们;这样首先我乐hrp的时候不会被我以前的战友(口区)反咬一口,其次如果此时raymond chan还在舔的话,我觉得他可以下台了,我和antihrp会把他和整个ucc当作hrp同谋处决🤔然后我就可以搞个blackmonganger chat central,专门乐hrp了,而且我敢肯定这一定比没什么乐子的toiletganger chat central更有意思🤔至于blackmonganger chat central的最终目标,我建议你去看迫真异闻录这款乐子小说里面是怎么乐鸭志田的(手动滑稽

但在接下来找乐子之前,我打算插入一段比较哲学的问题,这来自于我这几年来对unterganger社区和toilet problem的观察;我尽管是个玩世不恭的乐子人(无论把自己当作乐子还是拿别人的痛处取乐),但我希望我人生中有那么几个毫秒的时间能搞点正经(迫真)东西,而这段就是我这几个毫秒的迫真思索的结果

其实这段我应该是写在那篇喜迎5号线开通的文章里面的,但由于太™煞风景了,所以我一直犹豫要不要加;但现在uccfags的这顿事情倒是挺™应景的

the side effect und der untergang of the linguistic imperialism

成都地铁10号线延长段开通的那个下午,我从罗马假日广场吃了顿可能是水饺之后坐上了一辆高升桥站通往新津的10号线地铁车;我可能期望的是能在双流西站后面的站点迫真戏仿perusona 3 the movie #1开场或者诸如此类的场景,但我看到的是非常口区的场景:一个白人又抱着一个妹子,双方都说着英语,然后从双流机场2号航站楼站下车了;让我毫不负责地来猜测一番,他们肯定直接飞到美国去了

看见没有,这就是语言帝国主义:西方世界向全球强行输出英语,这就导致全球所有地方都™会说英语,然后这群白垃圾(也许还有黑垃圾)只会英语就能在任何国家为所欲为,而且我™在成都还要买价值百万的房子,遵循本国对男性的一系列规训才能搞到妹子,而这群垃圾只需要长得凑合就能泡走妹子,还不是泡,而是泡走啊,卧槽,™妹子就完全不用遵循任何规训,因为人都™彻底离开成都了

当然此时10号线列车已经离开了双流西站甚至双流机场2号航站楼站,飞出了地面,我看到了成都极其少有的晴天,感叹这地方实在是太™适合perusona取景了(迫真;而我那完全连不上discord的梯子居然连上了discord,打开又是toilet archive在抱怨他们对toilet chan完全没有办法,我寻思他们之前还拿迫真中文开示了toilet chan的迫真户籍(当然toilet chan可不是什么迫真it guy,他能主动泄露户籍完全是因为他追的那个peachy poke的男友是个toiletganger),不像hrp在他的狗窝里面大吼大叫,toilet chan居然完全没有波动,是什么给了我们的kawaii toilet chan抵抗出道的勇气?为什么hrp被迫真出道就triggered了?

答案还是语言帝国主义:这群废物只会说英语,所以连飞到台南真人快打都做不到,连挖掘toilet chan的本地社交账号(从而可以比如给他妈打教子无方电话之类的,但我估计他妈也完全听不懂英文)都挖掘不出来,而toilet chan这个初中辍学的中华民(迫真)国义务教育(他们也是⑨年)失败品只需要用三个单词里就有一个错别单词的半拉子英语就能天天骚扰得若干个社区叫苦不迭;但hrp™就在英文世界里面,如果他的户籍被比如british first等新纳粹组织知道了,估计有十万甚至⑨万个新纳粹排队去他家真人快打

所以我说过toilet problem就是西方世界自己作的孽,恁用英文征服了全世界,就要做好被全世界反噬的准备;恁可以来亚洲国家随便日批,恁就要忍受自己的妹妹被来自台湾的迫真炼铜术士性骚扰得留下心理阴影,然后在恁国反人类的医疗系统里面一掷千金,而此时恁因为不会说中文拿怹一点办法也没有(手动滑稽

同理,我也可以随便拿hrp的迫真户籍取乐,甚至一不小心又一次引发了uccfags大战hrpfags(上次还是我在ucc刷屏hrp is a fucking cunt并迫真威胁橄榄他的狗窝和youtube频道),但目测他们拿我也没有啥办法,因为我至少不像hrp或者toilet chan,我™是真的it guy;这还不够,我™就是要橄榄hrp,为jennie chan或者unterganger archive报仇这种迫真借口肯定过于迫真,其实嘛,hrp十成甚至⑨成在东南亚嫖过雏鸡,恁在东南亚尽情日批的同时,请尽情吃来自(白人世界观里)四等汉的屎吧!吃到恁的untergang!本日批纳粹野爹将脑控恁的新纳粹迫真基友橄榄恁的屁眼子!

此时我已经到了10号线终点站并开始返回了,我并不是孙笑川的粉丝(但作为迫真后现代主义者,我对孙笑川梗甚至李赣梗是有点了解的)所以对圣地巡礼并没有兴趣,而且成都地铁到新津的票价已经达到了十块甚至⑨块,我只能赶紧赶回去了,搞不好还能赶到校车站下班前问下他们看见我的坑爹a6300兼容电池充电器和两块电池没有,没错我早就开始用虚拟电池系统了,但再过两天我™还要去重庆而我™还搞丢了电池(其实我最后又赶紧买了一套,所以我在去重庆之前搞到了电池,尽管仍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组的串联4800mAh锂电池组都没用完),WTF;但无论如何,当另一辆10号线车重返地面时,我的感觉就像makoto yuuki第一次坐电车来到iwatodai city时那样,颅内戏仿perusona 3 the movie #1开场的迷惑行为达到了高潮(迫真:

Dreamless dorm, ticking clock
I walk away from the soundless room
Windless night, moonlight melts
My ghostly shadow to the lukewarm gloom
Nightly dance of bleeding swords
Reminds me that I still live

I will burn my dread
I once ran away from the god of fear
And he chained me to despair
Burn my dread
I’ll break the chain
And run till I see the sunlight again

I’ll lift my face and run to the sunlight

Voiceless town, tapping feet
I clench my fist in pockets tight
Far in mist a tower awaits
Like a merciless tomb, devouring moonlight

I will burn my dread
This time I’ll grapple down that god of fear and throw him into hell’s fire
Burn my dread
I’ll shrug the pain and run till I see the sunlight again

Oh, I will run burning all regret and dread
And I will face the sun with pride of the living

ps. 但那时还不是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