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The Static Year.17.12.12

O Fock

这台辣鸡服务器又挂掉了。我还以为是NS记录又双叒叕变成了原来的(这种震荡还发生过很多次),一查nslookup和curl发现它真的挂掉了,DNS一点问题都没有。按理来说在最近的一年甚至两年里也没有出现mysqld便当的情况啊,为什么我迁移了这个破wp后就出现了?管它呢,至少比原来的辣鸡VPS每天都要重启一次要好多了。

I

接近年底的时候到处都出了年度总结,各大西方媒体都试图解释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大事件,甚至连YouTube都出了一部年度总结的视频,尽管总结得不怎么样(连梗都只用了一个Shooting Stars,连个England is my city都没有算个p的年度总结)。自从某普选上总统之后,整个世界都在变,而当我试图总结我自己的这一年时,我却发现几乎没有什么需要总结的。当整个世界都在变,当我的小伙伴们都在一天比一天强大,我的生活却陷入了停滞的状态。这真的是一个static year。我不得不将前几年的时间也算上,勉强凑出一个“年度”总结来。

II

自从选错高中后,我阴差阳错地习得了动不动以哲学家自居动不动就陷入哲思的“优良”传统,当我参加了两次NOIP都不怎么样时,当我离清华计院的距离比长发眼镜妹的长发还要长时,我就在开始思索我遭受的苦难的最终来源。我有时候还在想如果我真的进了那所高中,那么我会不会离哲学空想远一点,离实干的Geek近一点。这种状态直到我上了蜀国某大学拿到笔记本电脑后都没有变化很多。大学时我面临的环境当然更加糟糕,学术是scheisse,社交是scheisse(直到差不多12年后期才有点改善),周围环境是scheisse,甚至学院里的妹子恕我直言也是scheisse。甚至连独身进行哲学思考和写写日记的环境都不复存在了。我好像花了一年多时间才习惯用OneNote写东西,以前都是在纸上写的。

我那些时间对人生终极意义的思索好像走了一条弯路,因为我刚上大学时交往的妹子是如此的糟糕,以至于我在想我得换个类型。不知以何种方式我终于明白了我喜欢的类型原来是短发戴眼镜的,然后我就开始了坑爹的PUA和追短发眼镜妹之路。这两件事搞得都不怎么样,事后发现我还是走Geek路线好了。

问题就在于Geek路线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