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Deep modding on Act of Aggression.17.07.16

最近接着研究起了Act of Aggression的修改,发现难度真™的高啊,像RA2或者帝国时代3之流,部队的属性和科技依赖关系要么是ini格式的,要么是xml格式的,非常简单,但Act of Aggression的数据分析起来简直是鬼畜级别的,因为它是标准的面向对象数据,光访问ObjectReference指向的各种对象打开十几个框就让人头大。我现在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让US Army的HQ和FOB能够造出Crimera的HQ和outpost(可以变成repair outpost,修理一切),将US Army的维修车效率提升10倍,还有将核弹的范围变成两倍。

上次一样,我们还是需要准备Wargame Modding Suite,然后这次定位everything.ndfbin。其实Act of Aggression的everything.ndfbin和Wargame系列的差别不大,只不过所有单位的信息全部在TUniteDescriptor里面。最狗日的事情就在于单位的名称(ClassNameForDebug)就是一坨屎,一会儿英文一会儿法文,和Chimera相关的居然还是TFT(Task Force Talon,Act of War里面的精英部队),和Cartel相关的居然还是CS(Consortium,Act of War里面的反派),基本上得连蒙带猜才能搞清楚它到底™的是什么东西。

我在这儿列举一些已经搞清楚的玩意:

—————-TUniteDescriptor—————-
Chimera HQ = 7463
Chimera Outpost = 7464
Chimera Repair Outpost = 7466
Chimera Repair Outpost v2 = 7470
Namer = 9465, 9466
US HQ = 17443
US FOB = 17447
US Logistic Center = 17853
US repair vehicle = 19124
Dustoff = 19102
Cartel HQ = 34033
Cartel repair vehicle = 33943
Punisher = 2261

—————-TCapaciteDescriptor_ModernWarfare—————-
Heal = 12714, 12715, 19106
Repair vehicle = 22234
Self-repair = 22235
Outpost = 8159, 8209
Logistic Center = 19129

(不定期更新)

所有单位的各种属性都在Modules里面,点开看有几十项,我在这里列举已经搞清楚的:

Production:这个单位自身的建造相关属性,比如需要什么资源,需要什么约束条件等。

ProductionResource:这个单位能够生产的资源(适用于超武和超武防御,别的不清楚),InResources是生产超武弹药需要耗费的资源,OutResources是生产的超武弹药数量。

Constructor:指定这个单位能够造哪些建筑,非常重要的属性,通过这个只需要知道那三个HQ的ID可以索引所有其他建筑,然后再通过各种Factory就可以索引所有部队。

Factory:指定这个单位能够造哪些车辆或者步兵。我在想如果给非建筑赋予这两个Modules它们是不是就可以边移动边造东西了。

需要注意的是光在这两个Modules里面添加需要的单位是不够的,还需要在CubeAction(接下来介绍)里面添加相应的菜单按钮才能使用。

Capacite:相当于英文中的Capacity,指的是维修车之类的被动能力。

TechnoRegistrar:注册这个单位可以进行的技能升级,但神奇的是技能升级的效果只是将一种单位duang地变成了另外一种单位而已(比如升级悍马车的时候你会发现升级完成后新的悍马车直接跳了出来)。所以当你看到US Army HQ有三个版本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惊奇的。对了,如果想在US Army的HQ里造Chimera HQ的话,那三个HQ的Constructor都需要改,但它们的CubeAction都是同一个对象,只需要改一遍即可。

说到同一单位的不同版本,Act of Aggression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除了不同升级的不同版本外,还有fake版本,visual fake版本,company版本,under construction版本,甚至连尸体都有相应的版本,难怪TUniteDescriptor对象有2017个实例。

PilotGenerator:单位被击毁的时候随机生成的Pilot(又名POW,可以被敌军抓了换钱的俘虏),但更神奇的是Pilot是可以任意指定的(是一个ObjectReference,指向TUniteDescriptor对象),比如你可以让你的Terminator被击毁后生成5辆新的Terminators(手动滑稽

WeaponManager:武器相关属性,和Wargame系列里面的设定几乎一毛一样,遵循着WeaponManager -> TurretDescriptorList -> TTurretOneAxisDescriptor -> MountedWeaponDescriptorList -> TMountedWeaponDescriptor -> TAmmunitionDescriptor的顺序,很明显Act of Aggression里面的任何一个单位的武器先是由若干个Turrets组成,然后每一个Turret上面有若干个MountedWeapens,每个MountedWeapon上使用一种Ammunition。由于在Wargame里面一个武器要开火需要先将搭载这种武器的Turret转到那个角度然后才能开火,所以有了这种操蛋的设定。不过如果只是想改改射程、武器伤害、范围等玩意,只需要关注TAmmunitionDescriptor即可。

CubeAction:差不多是Act of Aggression里面最有意思的玩意,我™从未见过一款连建造菜单都可以手动指定的RTS游戏。点开TCubeActionMenuDescriptor之后,你会看到叫做CubeActionContent的MapList,里面的每一个项对应着右下角的每一个按钮,所以最多不能超过12个。每一个按钮都是一个Map,它包含一个UInt32值,和按钮的排列顺序严格对应(行优先),和一个List值,List包含了一个或多个ObjectReference,指向TCubeAction*Descriptor对象(因为有好几种叫做这个的对象,所以中间打通配符)。就像游戏里面有子菜单(比如Defcon1-3各有不同的建筑)一样,这个里面也有TCubeActionSubMenuDescriptor对象,里面也有一个叫做CubeActionContent的MapList用来对应子菜单里的按钮,Map的数据结构和主菜单一毛一样。我不清楚能不能再嵌套一层,没试过。至于TCubeAction*Descriptor,除了有子菜单对象、科技升级对象、生产对象,建造对象,设置rally point对象,甚至还有返回上一层菜单对象,简直爽的1b。

实战篇

我们以往US Army FOB里面添加Chimera Outpost和剩下两个阵营的HQ为例,讲述下如何魔改Act of Aggression,让你轻松拥有三军科技:

首先我们需要分别在那两个HQ的TUniteDescriptor对象->CubeAction里面分别查到要搞的这三个建筑的Map的数据,记下它们的ID,比如Chimera HQ对应着8683和9127(非必需)的TCubeActionProductionUnitButtonDescriptor,Chimera Outpost对应着8686,Cartel HQ对应着39745和39746。你知道造HQ的选项肯定在三军的第一个tier里面,即第三行第一列,也就是第9个按钮里面,所以在主菜单里面肯定是编号为8的map(0是第一个)。

然后在需要添加单位的建筑的CubeAction里面找到相应的空位,创建一个Map对象,指定第一个值为UInt32,填入位置值,制定第二个值为List,然后点开它来完成List,按照之前记下的数据创建ObjectReference,原来一个按钮有几个就创建几个,然后将之前记的ID填进去,搞定。

然后我们需要在Constructor里面注册这个单位能够建造的建筑的TUniteDescriptor ID。既然TCubeActionProductionUnitButtonDescriptor里面包含了单位的名称,可以通过瞎激霸猜的方法搞到那些建筑的ID,但其实Descriptor项里就写明了ID,直接复制好这个ID就可以了。搞到所有相关的ID后直接在Constructor里面新建几个ObjectReference添加进去就可以了,大功告成。值得注意的是要修改的建筑可能存在多种形态(只论升级形态),所有升级形态的Constructor都需要添加一遍,而且如果它们的CubeAction引用的不是同一个对象,也需要分别搞一遍,才能算完成。不然你会发现US Army HQ升级完defcon1后突然造不了Chimera HQ了。

现在已经搞出了一个n00b mod,在三个阵营各自的HQ和Chimera Construction Outpost,US Army FOB和Cartel的轻型装甲车工厂里面都能造出三个阵营的HQ和Chimera Outpost,维修车和救护车的范围和维修效率也被我魔改了,范围扩大两倍,效率提升10倍,Chimera Repair Outpost的范围我没动,但维修效率提升了10倍,US Army Logistic Center的范围我改得和升级后的Chimera Repair Outpost差不多大,效率也提升了10倍。现在占领敌军基地会相当爽(手动滑稽

下载链接在这里,适用于770000792版本:

NDF_Win.n00b.rar

 

 

 

分类
未分类

Random Shit.17.07.12

刚发现这个破网站又双叒叕没法打开了,我还以为是被墙,后来发现压根是域名没法解析。卧槽这才几个月啊我的域名就失效了,后面登进去一看域名还远远没过期,只是NS记录指向的域名挂了(为什么NS记录只能设域名而不能设IP地址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狗日的FreeDNS又双叒叕冻结了我的帐号,我去年买了个大金表,除非域名出问题了谁闲得没事干每天登一遍DNS管理界面啊,除非FreeDNS也想像X付宝一样做社交(手动滑稽

最后我把NS记录设到了我的另外一个比较坚固的域名上,问题解决。现在应该不会再挂了。至于tk/ga/gq/cf域名的续期问题。。。好像比较玄学的样子,我上次搞的几个域名都挂了,只有这个还一直能用,鬼知道半年后是什么样子。

做元首玩游戏系列真蛋疼,一个只有8分钟的视频做了六天都没做完,最近才填完词然后做语法检查。当然也有原视频(Act of Aggression Free Camera Mod演示)本来就不适合做Hitler Plays的因素,但最终的原因当然还是我英文不行。我的英文水平属于那种读任何东西都顺溜的1b但写个什么东西就蛋疼得不行各种没谱的水平,如果是写文章或者聊天的时候语法错误都是可以无视的(毕竟事后还可以改),但做视频的时候就必须得每句话过一遍Google确保那种表述方式确实是英美文章中有的才行。我到现在还是没找到Premiere快速导入/导出视频字幕的方法,一个8分钟的视频就有几十行台词,现在只能逐个复制粘贴(修正时好办,毕竟只有那么几个单词要改),等我要做几十分钟的元首玩游戏时就麻烦了。

所以没在做视频的时候(或者说做不出视频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其实除了做DP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我干的事,打游戏除非为了录元首玩游戏的素材视频或者截图发HRP聊天室里实在是没兴致打开游戏,去做所谓的互联网生意也不知从哪里开始,X宝店也开不下去,所以只有做DP了。而当DP也做不出来时我只能刷刷X乎或者random shit。比如我最近大致看了一遍著名的Gamergate事件。我在这儿引用一篇Encyclopedia Dramatica的介绍,因为我觉得它的风格最不白左了,行文风格简直就和国内的恶俗wiki一毛一样,当然是更加advanced的恶俗wiki,毕竟整个4chan都和ED一样恶俗,国内就没有一个和4chan一样恶俗的社区,当然也不大可能有。我不清楚是恶俗wiki的站长受到了ED的启发,还是某种类型的恶俗气息是跨文化存在的。

Gamergate是14年的事,我那时逛YouTube时被推送了一顿Anita Sarkeesian的辣鸡视频,难以想象一个什么游戏都没玩过的家伙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对整个游戏界大放厥词,甚至连我最爱的生化尖兵(一个key也就十块钱左右,而且是全区key,可以买个玩玩,尽管是09年的游戏但画质和玩法都不差,有条件的话前作和续作也值得一玩)都被黑了一顿,在那儿讲什么游戏界不女(qing)权(zhen)啊,什么游戏里的妹纸要么就等男主拯救啊要么以死做plot device啊(说得好像还有点道理的样子,毕竟和其他tropes一样快要被用烂了),说得太“有道理”我差点都信了。后来了解了下此人的背景,在indigogo上众筹了十几万美元结果做出了一个什么干货都没有的辣鸡视频,原来这不是个女权主义者啊,原来这就是个以取悦女权主义者来赚钱的机会主义者啊,就像Burgdorf所说的,Ein Opportunist, Ein rücksichtsloser Karrierist! 就和那个丑的1b的咪蒙是一种货色。你可以从咪蒙的脑残粉(说不定也是patreons,毕竟X信公众号是可以打钱的)是什么类型的货色来推测Anita Sarkeesian的patreons是什么类型的货色了。伪女权主义者。在国内叫做田园女权,在国外叫做白左女权。

长期以来我以为对着游戏圈瞎激霸指点江山的Anita Sarkeesian就已经够恶心了,恶心到Gamergate本身都算个屁,但在我再次了解Gamergate事件的整个经过,并加上这几年来世界局势和思潮的变化后,我发现和Gamergate的真正主角,真·人间之屑Zoe Quinn相比,Anita Sarkeesian顶多算个跳梁小丑。

接下来我打算这样写,也可能不打算写任何东西了,但如果打算继续的话,差不多涉及这么几个方面(相当于列个提纲了):

a. 人间之屑Zoe Quinn都干了什么缺德的事导致婊力over nein thousands,超Anita Sarkeesian不知多少个数量级?

b. 为什么女权主义变味了?为什么左派也变成了白左那种激霸样子?

c. 从集白左、“不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于一身的Zoe Quinn身上可以看出白左的什么特质?他们为啥又那么像纳粹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

d. 联系白左拥护元首语录的troll事件,谈下为什么torll白左容易,而troll Zoe Quinn和Anita Sarkeesian之流难?

e. what’s wrong with libertards and femi-opportunists? what’s the future of left-wing movement/alt-capitalism movement? what do i think of the future of the humanity?

本来我准备搞一个“材料作文”的,比如材料a是Gamergate,材料b是白左拥护元首语录事件,然后以此写篇800字以上的作文。但我估计这个写几千字都可以(尽管说写出来肯定是零分作文,毕竟太political incorrect了),涉及的东西太多了,反正没个几天几夜是说不明白的。

I INITIATIUM

在成为臭名昭著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之前,Zoe Quinn曾经是个不知名的alt porn裸模,拍过好几部哥特风格全裸图集。我大致查了下alt porn的含义,差不多就像游戏界中的独立游戏,搞不好这就是为什么Quinn会去拍哥特片子。毕竟一个搞alt porn、独立游戏和在自己身上植入芯片的妹纸也有较大可能玩goth/emo,还有alt porn和女权主义哲学还是有点联系的。除去哥特/alt porn这个主题,其实Quinn演的角色还不错,有短发妹、眼镜妹还有短发眼镜妹,还有小乳房和不错的乳头(尽管穿了个孔,差评),有些照片甚至还有点萌。如果Quinn没有选择染指游戏行业的话,我们现在对她的评价会好很多(一个小乳房的短发萌妹),当然也许根本不会有什么评价,因为我从来不看什么alt porn,我只是想看下现在和Anita Sarkeesian一起在联合国长袖善舞的女权机会主义者居然有片子遗留于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当然,ironic翻了。Porno这种patriarchal的1b的玩意,哪怕是alt porn,只要有所谓的女权主义者染指这个,就基本上跳进黑洞都洗不清了。

在alt porn领域不出名之后,Quinn不知怎么搞的居然想做游戏了,而且还踏进了水深的1b的独立游戏圈(做游戏大部分都是为了娱乐玩家,人多预算大就做3A,人少就做flash游戏,但选择做所谓的独立游戏肯定有着娱乐之外的理由,就像alt porn一样,当然和porno不同的是在porno里谈女权简直就和在西朝鲜谈言论自由一样搞笑,但独立游戏确实是一个可以搞女权的领域,当然不是人间之屑Zoe Quinn的那种搞法,独立游戏圈应该吸引更多妹纸开发和玩游戏,而不是更多婊纸),然而我们现在都知道她既没有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或者游戏设计师)的任何特质,也缺乏任何做游戏的技能,唯一的一部作品还是消费抑郁症患者的HTML网页“游戏”(真的,连页游都不如),剧本也不是她写的,搞不好HTML的部分也是(好像用了一个HTML引擎)。这样一部连Galgame都不如(Galgame至少还要花大量精力画萌妹纸)的玩意,不,连游戏都不算的玩意居然还上了Steam(啊,steam版webkit),居然还得到了游戏评测媒体的一致好评,这到底是何等肮脏的屁眼交♂易?

当然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不是屁眼交♂易,这是教科书级别的阴道交♀易。

II Gamergate

在Gamergate事件使其出名之前,Quinn就以动不动就用女权大棒瞎激霸指点江山在独立游戏圈里臭名。。。等下,还没有昭著呢,至少不像现在这么昭著。但她至少差点毁掉了一个真正搞女权的game jam(让妹纸提供创意,然后他们的人做游戏,做出的游戏妹纸可以获得一部分创意版税,挺不错的?然而那个bitch非要说剥削妹纸,还搞了一帮黑客黑掉了game jam的indigogo帐号并试图偷众筹的钱,最后靠4chan的捐款才筹够钱搞起来,怎样的bitch才能让一个女权主义game jam和4chan合作起来,这不是over nein thousands的婊力什么是over nein thousands的婊力)。我们现在差不多已经看到了一个所谓的女权主义者的嘴脸,毕竟一个拍过裸照的伪女权主义者跑到独立游戏圈里指点江山已经够irony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比这还要irony不知over多少nein thousands个数量级。Quinn的前男友Eron Gjoni被绿了不知多少回,然而此硬汉(字面意思,并无任何讽刺的意义,真的)并没有选择原谅她,而是搞了个博客揭露其前女友的各种不忠,比如搞过五个不明帐号的拥有者(然后就成了一个梗,叫做Five Guys Burgers & Fries,碰巧又是一家连锁汉堡店的名字,所以Quinn就这样加入了那家快餐店的豪华午餐,这个梗甚至在Quinn的唯一一部“游戏”的steam页面上都有人玩,比如标签搞个“5+ players co-op”啥的,炒鸡好玩),其中三个已被确认为游戏媒体Kotaku的编辑,除此之外还有前雇主还是啥来着。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Quinn的“游戏”那么辣鸡还能上steam并斩获各种好评,原谅我在这里用一句汉语脏话,原来是以逼为引擎一路绿灯操过去的啊(这里有点双关,绿灯既指Steam Greenlight,又指绿了男友的行为,如果某天Quinn“因缘际会”成了传说中的炒鸡悖论,我的意思是说女权主义X斯林,那么这个绿灯的含义恐怕还要再加一层)。这种潜规则,任何一个有点良知的游戏玩家,不对,任何一个有点良知的人都应该不屑才对。不要对着Quinn的alt porn撸过就放弃common sense,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作品好了才能上Steam,才能获得好评,而不是床技好了就上,而做游戏评测的专业游戏媒体编辑也应该以游戏质量而不是开发者的逼作为评测游戏的标准,这才是正常的三观。这不是什么女权主义可以在里面捣浆糊的,就是斯大林主义也不行。

光这样还不够dramatic,我们的女权机会主义勇士Zoe Quinn在逼驱超跑之后还干了一系列惊天动地的事情,比如用DCMA和谐了YouTube上针对其“游戏”和人品的批评,用逼操控Reddit甚至4chan(!)的管理员大幅度删贴,甚至直接通过逼驱大手子(你知道“大手子”在汉语里略有贬义)联系webhost providers关个人博客站(比西朝鲜的直接拔网线还要暴力,不多说了,我写完这篇文章赶紧去跑个备份脚本),让西方国家的网友们也体验了几天西朝鲜的生活(试想一个“女权主义者”光靠逼就达成西朝鲜靠一系列社会制度和几百万只会对着自己人开枪和碾压的军队才能维持的“成就”,这差不多算是“女权主义”的零级铁十字勋章了吧),甚至还钓到了一条大fish,这条fish叫做Phil Fish,此人,不对,此fish在独立游戏圈里也不是什么好fish,搞了一款辣鸡独立游戏,居然敢对所有YouTube上评测此游戏的视频搞copyright claims,赚取这些视频的广告费,而且一旦有人批评他的辣鸡作品他就动不动以退圈(说到退圈,其实这种n进n出的货色我们见得多了,国内有晚香玉之流,国外有TraitorLoxoz之流,我真心不理解他们的脑回路,我对在untergangers圈里发展还是相当认真的)作威胁,bitchity不亚于他的潜在炮友Zoe Quinn。如果Quinn那么婊可能是因为有生理缺陷,Fish(首字母要大写,我不是指所有的fish)那么婊恐怕只有基因变异可以解释了。另外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揭露曾在Fish的婚礼上被Quinn性侵(卧槽)过,结果被Fish骂成了翔,甚至威胁别想在独立游戏圈里混了,最后只好为曾经被Quinn性侵过的行为道歉。什么混账fish嘛。

这些倒行逆施的结果,就是Quinn和她的Fish被愤怒的4chan网友人肉了个底朝天,无论是Patreon帐号(发现里面的patreons有游戏媒体编辑,交♀易confirmed)还是Tumblr帐号啥的都被人肉了个遍,真名家庭住址(好像还缺了SSN不是么)也被搞到了,至于Fish,都准备卖掉他的IP退圈了,结果人肉他的公司发现他那辣鸡IP还是抄同事的,haha(此处引用We are number one的某句歌词

这样下来,我们的女权机会主义战士Zoe Quinn借机将自己包装成了“男权主义游戏玩家暴徒”的网络暴力(确实够暴力的,除了人肉外还有rape threat,我在想啊,如果找几个X斯林强奸她,绝对能create maximum lulz,我看她和那些“女权主义者”会怎么看待这种事件)受害者,一边哭哭啼啼地宣称“那些sexists毁了我的游戏设计生涯”,一边闷声大发财地寻求比做辣鸡“游戏”更有前途的职业生涯,比如成立反网络暴力组织(哦,她的逼驱动的关站大手子关别人个人博客站算不算网络暴力?她的逼驱Reddit管理员大规模删贴算不算网络暴力?她的精神炮友m00t在4chan上面大规模删贴并且ban了所有的德国IP算不算网络暴力?可能这些都不算网络暴力,因为这些都算网络暴政了),比如活跃在伪女权糟蹋游戏的一线,比如和真正的机会主义者Anita Sarkeesian一块入主联合国(有时候感觉哪怕PRC是联合国五常了,联合国仍然是个藏污纳垢的好地方,也不是说在联合国工作的人个个都是辣鸡,但先有精日微博运营,现在又有女权机会主义姐妹,卧槽如果4chan是互联网的菊花的话,那么联合国可以说就是全人类的阑尾)。当然还有最近冒出来逼某cyberpunk像素独立游戏的作者为他的反女权言论道歉(我看了下他的所谓反女权言论,没毛病啊,他是支持平权主义的,主张无论男女还是外星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这三观比Quinn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直接被Minecraft的作者骂了句“What a fucking cunt”。

当然我们的腐败的游戏评测媒体那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为了cover up他们和各种人都交♂♀易的事实(你以为他们只有和Quinn的阴道交♀易?恐怕和更大的游戏厂商的屁眼交♂易才是大头吧,比如传闻列入Metacritic入选标准的那些评测机构,基本上是给钱就给高分的),他们居然想到了一个史上最扯淡的歪招,20多家媒体同谋宣称游戏玩家已死,游戏玩家这个身份认同已不复存在。既然游戏玩家辣么喜欢揭露他们的屁眼交♂易,那么就用他们的嘴给游戏玩家判个死刑如何,毕竟死了的人没有任何能力揭露任何屁眼交♂易,一个已经不算身份认同的群体当然也是可以把任何脏水泼他们身上,而他们没有任何力量反驳,毕竟他们已经“死了”嘛。

但是这些肮脏的媒体可能没想到,死了的人也不会给他们贡献广告费啊。而且游戏玩家这个群体也不是谁说死了就死了的,只要游戏还在做,就还有玩家,就还有玩家圈子和文化。和东方的f4p游戏不同,西方的新游戏大多是要掏钱买的,没有试用,所以游戏评测媒体在整个生态圈中的作用相当重要,游戏玩家也是他们几乎所有的收入来源。现在他们居然敢骂他们的主要客户已死,这不是找抽这是干嘛。愤怒的玩家联系上在这些媒体投广告的商家,劝他们撤回投在这些媒体上的广告,甚至联系上了一些游戏厂商(他们已经被这些媒体恶心很久了),这下好了,据说有的媒体每月因此损失好几百万美元,很多都开不下去了,开下去的那些也变得白左化(因为没玩家当他们回事了,所以他们的主要客户变成了白左女权读者),然后失业了的游戏媒体记者和编辑也没法在主流媒体里找到新工作,由于Gamergate事件的发展现在主流媒体都知道他们的“同行”是种怎么样的货色,随便一个有点良知的主流媒体才不要这种动不动就屁眼交易的辣鸡呢。可以说皆大欢喜呢不是。

皆大欢喜个屁。人间之屑Zoe Quinn尽管退独立游戏圈了,但并未彻底死透,现在又跑到联合国去和她的机会主义姐姐Anita Sarkeesian(说到机会主义,其实Anita Sarkeesian和咪蒙绝对是百分之nein thousand纯正的机会主义者,她们绝对属于那种说辣鸡话写辣鸡文毫不走心的那种。但Zoe Quinn不太一样,她是有点机会主义,但她是真信这一套辣鸡的,你看她拍的那些裸照)一起以隔山打牛的方式接着恶心游戏玩家了。除了被Minecraft的作者骂“What a fucking cunt”外,我就再举一个例子,为什么Mass Effect Andromeda的妹纸长得那么丑,这当然有BioWare刚接触Frostbite引擎不会搞自定义角色系统的缘故,当然也有BisexualWare本来审美就不怎么直的缘故(包括Dragon Age的诸多版本,也是男性角色帅的1b妹纸就很难看),但你说没有所谓的伪女权主义者在里面煽风点火,我才不信呢。Anita Sarkeesian都跑去大锤做游戏顾问了,这简直比伪女权主义者自己搞游戏还要爽,借助几百人的开发团队和几亿美元的预算给玩家强行喂屎,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这群人间之屑满意了。现在没时间管舆论和道德制高点了,谁去刺杀掉那个bitch还有那个cunt啊,赶紧去!

我之所以今天突然写到Gamergate了,因为我也是个游戏玩家,而且甚至敢说是个资深的游戏玩家,已经有十几年的游龄了,但至少Gamergate事件发生时我还不是个愤怒的游戏玩家,因为我既不玩独立游戏也不看alt porn,也不把所谓的游戏评测媒体当回事,哪怕他们的编辑全换成了白左。国内有自己的游戏文化,几乎所有游戏都能3DM下下来“试玩”,不好玩了删,好玩了玩下去甚至入正搞mod(这两者有时候不能同时干,比如我有GTA5的正版,甚至可以说PC版还没出就预购了,但搞mod时我还是用了一个3DM版,我可不想被封号,再说了Rockstar屎一样的服务器搞得我玩个单机战役怀旧一下都没法流畅玩,我到装了3DM版之后才回忆完所有主线战役,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3年Xbox360版出时我就通关了GTA5,一个PCMR拿手柄通关啊,绝对是真爱),所以不需要游戏评测媒体做任何事情。国内最接近游戏评测媒体的其实是资深玩家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游戏从业者自己写的游戏评测(我要是文笔好的话也准备搞一个,我曾经评测过Illusion的游戏,但不知放哪儿去了,找到了我发上去),由于国内的游戏业以辣鸡手游为主,所以这些作者写的国外游戏评测真的可以说是一点利益关系都没有,值得信赖。但当狗日的伪女权主义者开始以顾问或者什么别的形式对我最喜欢的系列指点江山,搞出长得像屎一样的角色时,我就成为愤怒的游戏玩家了。

你以为我这篇文章只想愤怒地写一写Gamergate就完了?NAIVE!我今天要狠狠地谈一下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人间之屑,白左和伪女权主义者(他们经常还合二为一不是么),他们是怎样诞生的。下一章

III The Downfall of Feminism, and the Downfall of Libertards

女权主义这个词到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复杂了,什么样的人都能算得上女权主义者,有所谓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有借助女权大肆敛财的机会主义者,还有表面上是女权实际上是女版男权/父权的女尊主义者(由于男权社会千百年来的洗脑,这种思想在妹纸那里已经根深蒂固了,而且非常容易被上述的机会主义者利用,养活了咪蒙和Anita Sarkeesian那样的人间之屑),然后再和白左/X斯兰主义(啊,ironic)一混合,实在是太复杂了。但女权主义运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只是为了为女性争取工作和选票的权利,而且由于二战死了很多男人,成功了。不敢说二战后的西方社会就不是男性主导的社会了,但主导的程度比战前弱多了。至于那时候的PRC,实行的可是激进的女权主义,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史上离完全平权最接近的一次,半边天的说法不是说着玩的。现在所谓的“封建残余”卷土重来,让人唏嘘不已:你觉得毛左真的能够消灭“封建残余”?看见没有,消灭NMLGB!

其实那段时间左派运动也达到了“顶峰”,从文革到日本左派那些丧心病狂的事到美国的反越战左派,但到后来,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女权主义都出现了倒退的现象,其实这段时间左派运动也出现了倒退的现象,而且你会发现左派的Downfall和女权主义的Downfall基本上是同步的。现在我们探讨更为核心的东西:父权制和政治光谱。

我们现在可以清楚的是,父权制或者说所谓的男权制(这个说法不太准确,父权制既损害女性的权利也损害男性的权利,算不上什么“男权”)是原始人类的残余,愚蠢的原始人类只有靠一夫多妻才能延续下去,以免成为又一种黑猩猩化石。所以人类之后的社会制度全部围绕着生育这个前提展开,比如将女性当生育机器使的态度,比如过度强调男性对社会的责任而剥夺了另外一半人类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利。你会发现越原始的社会女性的权利越辣鸡,比如X斯兰国家的女性真的就是生育机器,他们的出生率也是高得吓人。但现在是21世纪,又是技术发达的时代,无论男女都是生产力,很快繁衍问题也能以另外一种方式解决(我的意思是说人造子宫),不用牺牲另外一半人类的人生来维持整个人类的延续,所有人无论男女还是外星来的都能在技术高度发展的地球谋求全面的发展。但目前悲观地说,除非人造子宫真的出了,女权主义运动走入歧途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这是遇到了本质的矛盾,个人发展和人类延续的矛盾,左派运动亦然。

现在我们谈政治光谱。何为左何为右?对任何要探讨的议题都存在一个status quo(听起来像极限定义),改变status quo者为左,维持status quo为右。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对于erotica,我们这些天天发车的为左派,那些玩戒色切屌举报资源的人间之屑为右派;对于经济,寻求alternative的为左派,维持资本主义的为右派;对于言论自由(看具体国家),比如在西朝鲜,追求言论自由的为左派,维持现在这种激霸样子的为右派;对于两性平等,我们这些真追求两性平等的是左派,那些无论玩男尊还是玩女尊的全是右派。既然是针对某一个议题,那么政治光谱注定不是一条简单的直线,而是复杂的n维空间。经常有人觉得东西方左右的概念是反的,其实按照向量代数的说法完全相反倒不可能,夹一个角还是有可能的。在西方国家status quo=(资本主义,言论自由),那么左派就=(反资本主义,言论管制);在西朝鲜status quo=(资本主义,言论管制),左派就很尴尬了,言论自由是西方那一套(貌似很右),反资本主义是东方那一套(貌似很左),很多在国内的左派就进入了自相矛盾的薛定谔状态。这是非常恶心的事情,当然资本主义+言论管制+没有工会的status quo本身就是个非常恶心的组合。

但是你把所有左派在资本主义制度这条轴上做个向量投影,他们都明显指向反资本主义那里,问题就像女权主义的downfall是由于个人发展和人类延续的矛盾一样,左派的downfall是由于你根本反不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大家都知道是一坨屎,它差不多就和父权制一样屎,但你就是找不到能够替代资本主义的更好的经济制度来推动人类社会运转。没有资本主义你不会被剥削,但你也没有Intel的CPU、NVIDIA的显卡和互联网用,甚至连游戏都玩不到。所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国际共运只能以失败而告终。日本彻底右转,苏联解体,前加盟共和国不是进欧盟就是进北约,朝鲜成一坨屎,连所谓的“目前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纯粹的资本主义法西斯帝制警察国度,可以说是自1989年起就在高速开倒车(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在右转)。

共运gg了之后西方的左派怎么办,西方的左派就变傻逼了,他们觉得这个世界是一坨屎,但他们并不知道它为什么是一坨屎,他们只会空喊各种虚无缥缈的口号,而做不出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行动。他们不知道反抗或者没有意识到剥削他们的大资本家,反而在种族和性向等次要问题上搞事,比如一边歧视底层白人男性,一边借着种族平等的旗子种族歧视华裔。他们表面上是左派,但做的都是右派之事。反倒是言论管制上他们发挥出了左派一向以来的暴力作风,比如Zoe Quinn的那些屁事,比如白左动不动砸烂Trump支持者的狗头的举动,比如一群傻逼白左居然对着元首语录高潮。

女权主义运动的downfall也遵循着差不多的规律。女性生理本身就存在glitch,由于被进化塑造成了生育机器,各种性激素比男性更能扰乱大脑认知和思维的过程,外加上父权社会里女性受到的糟糕的教育和各种洗脑,导致她们缺乏正常的逻辑思维能力,哪怕走上了女权主义的道路,也会由于被洗脑留下来的父权思想残余异化到了平权的反面,也就是所谓的“女版男权”,其实还是父权制,只不过性别角色换了而已。她们会视所有男性为敌人,以用逼(和膜,如果在东方的话,但好像膜只能用一次,逼可以用无数次)剥削男性为荣,并鼓励其他妹纸那样做。我们现在都清楚男性和女性不是敌人,而父权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但是想过没有,没有父权制行不行?如果男女都去追求个人的发展了,谁去生孩子?没有新的孩子,整个人类怎么持续?所以这又是一个解决不了的矛盾。就算我们发明了什么神奇的机器能将父权制从每一个人的大脑中彻底删除,恐怕我们也不能这么做。所以和资本主义一样只能遗憾地残留着。

那么傻逼白左和傻逼“女权”既然他们都那么傻逼,缺乏基本的逻辑思维和认知,那么他们就非常容易合流,比如像Zoe Quinn那样的白左feminazi就是合流的产物,这将让他们看起来更加傻逼,而且他们的暴力程度也由于继承了与纳粹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一脉相承的左式言论管制与施暴,变得更加难以忍受。那么为什么白左那么像纳粹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因为言论自由就是某种程度上的“status quo”啊。没有傻逼出来限制言论,言论本身就是自由的啊。

IV How to Troll Zoe Quinn & Anita Sarkeesian

如果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话,我就不会待在这鬼地方天天被一个内分泌失调的bitch喊来喊去了。Troll白左还是相当容易的,因为他们是libertards,词根是retards,而且你要是找到好饵了fishes真的是抢着要咬钩的。但你troll像Zoe Quinn或者Anita Sarkeesian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就不太可能了,因为都能混到联合国了,他们肯定不傻,搞不好还uber聪明呢。而且他们很清楚如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群嘲世人,无论我们针对Gamergate事件怎么做,他们都能站在女权的道德高地上炮轰诸玩家,甚至对这种人间之屑施加人肉或者rape threat这样的网络暴力也只是给了他们“被sexists施暴”的口实而已,就算我们不人肉他们,他们也会自己人肉自己然后把锅推给他们的敌人们,甚至真的找个人强奸他们至死也只是让他们成为光荣的烈士而已,总之你别想在舆论上占这些狗日的机会主义者一点便宜,更别说击败他们让他们名声扫地了。或者说他们名声扫地了又如何,Quinn退圈了还是有能力恶心独立游戏圈。你却拿这些狗日的untermenschen一点办法也没有。

在我看来他们确实需要被肉体消灭,以减少对这个世界的消极影响,但由gamers做这些事情又会留下sexists的口实,就是死了他们的鬼魂也会占据道德高地,怎么办呢?也许需要让别人消灭他们了。我觉得最适合消灭他们的当然是他们的unholy盟友X斯林了,如果一群X斯林奸杀了Zoe Quinn和另外一个机会主义者(而且还录了一段清真风格的4K视频),那么我敢肯定的是整个女权团体会四分五裂甚至互相撕逼起来。女权团体选择和X斯林结盟完全是为了恶心他们的敌人也就是底层白人基督徒男性,典型的为了屁股连脑子都不要的行为,而当他们的盟友强奸了他们的时候,他们将会陷入认知失调状态,而他们对X斯林的看法会变得薛定谔起来:瑞典女权的X斯林波函数已经坍缩到当然选择原谅他们啊的程度,我们现在可以看美国女权的X斯林波函数会坍缩到哪一个值了。

但问题就在于白左女权和X斯林目前完全没有任何理由互相残杀啊。尽管他们是unholy alliance,但至少目前他们还是alliance。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底层白人基督徒男性,但他们的agenda各异,白左女权就想把他们剥削至死,而X斯林不仅想把他们全部干死然后还想把他们的老婆和那些白左女权们一块当作性奴使(所以我说白左女权和X斯林结盟是个非常危险的决定,迟早会玩脱)。他们的相同点也挺多的,都喜欢左式言论管制,都喜欢砸烂不信者的狗头。反正我知道他们迟早会干起来但现在我找不到办法让他们提前干起来,不然就太好了。反正any one of the gamers不用为那两个对这游戏瞎激霸指点江山的人间之屑的死负责就是了。

不过既然我们说到了X斯林,那我们来讨论一个语法问题吧:

V How to correctly use the word “TRUE”

在中文世界里“真正的”一词被玩坏了,每当激进X斯林发动恐怖袭击,温和X斯林就会以“他们不是真正的X斯林”为他们的傻逼X斯兰主义思想辩护。所以今天我要为“真正的”一词正名,而且指出真正的X斯林其实和他们说的完全相反。

判断一种事物是不是“真正的”事物,可以用定义法,但会非常麻烦,比如分析object的各种言论和行为,然后用定义一条条框。但有那么些试金石可以用,它们就像mento calo方法,如果不满足绝对不是“真正的”什么玩意,如果满足的话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但有些时候确实是),需要接着分析。但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快速筛选出一大堆“伪”的事物。

先来左派的试金石:是否反大资产阶级。以此试金石你会发现无论纳粹还是白左都是名左实右的人间之屑。当然政治光谱的事最复杂了,左右需要按照议题分析,这个试金石恐怕只是经济左右的试金石吧。

至于女权问题就比政治光谱简单多了,试金石也相当简单粗暴:是否旗帜鲜明地反对X斯兰教、X斯兰主义和X斯林的一切兽行。如果哪个女权团体不去反X斯兰甚至和他们结盟,那么他们是伪女权无误。

当然X斯林的试金石就更加简单了,就是X兰经本身:Mohammed the child molestor都说了,100%信奉X兰经里说的每一个字节每一个标点符号的X斯林才是真正的X斯林,而敢有任何不同于X兰经指示的想法和行为的X斯林都不算真正的X斯林。所以ironically enough,最纯正的X斯林就是天天发动恐怖袭击的那帮,就是沙特阿拉伯和daesh(又名ISIS)的那帮。伊朗都不算真正的X斯兰国家,毕竟X斯兰世界里什叶派没人权嘛。其实我们肯定不喜欢纯正的X斯林,因为X兰经说了,纯正的X斯林要杀光所有异教徒然后把他们的老婆孩子还有所有18岁以下的女性亲属当性奴和生育机器使。我们肯定喜欢炒鸡不纯正的X斯林,那种吃喝嫖赌俱全的X斯林最喜欢了,那种在基督教国家都瞎激霸混战时保留文化火种(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阿拉伯帝国是什叶派主导的,不像现在逊尼派辣鸡霸占着石油和圣地)的X斯林更喜欢了,所以我们也应该好好支持什叶派国家日翻逊尼派国家,甚至应该给伊朗提供核技术甚至直接送核武器,让他们nuke掉沙特阿拉伯还有那个狗日的以色列。(再次)解放巴勒斯坦,不是么?现在看来我对什叶派的个人喜好快要影响到我的反X事业了,但在我们能发明个什么神奇机器消灭掉所有X斯林之前,还是让什叶派日翻逊尼派比较现实,这叫实用主义。

(我得删掉大段的antisemitism部分,不是因为它们不好,而是因为它们和本文的主题无关,还会带偏思路)

VI Future of the Humanity

我经常开玩笑说“短发眼镜妹是人类的未来”,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分类
未分类

MY DEBUT SHOW.17.07.05

终于,在将近二十天后,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承认,我终于搞出了我的第五个Downfall parody视频并且获得了Der Unterganger的称号。当然,这只是我的DP事业的开始而已。现在我已经成为了Unterganger社区里的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而且它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拿十几部DPMV席卷整个Unterganger社区(我可不确定接下来的25天里有没有可能做出那么多,有10部就不错了)。

现在看来我的第五个视频比第一个视频更像是我的debut show,因为第一个Thomas the Fuhrer Engine仅仅是个实验品而已,Hot Issue也仅仅是给几个月前的废案强行续命而已,但这个DPMV才是我的新生,全新的视频素材、全新的workflow、全新的intro和outro,真正属于die deutsche Orthopädiespezialist的艺术风格呼之欲出。

但这一切并没有那么容易,光找合适的Downfall高清源并转换成Premiere可以处理的格式就花了我半周的时间,更别说确定下来现在的workflow(所有的视频片断都从base序列中派生,而base序列在项目结束之后复制回base.prproj,开启新项目后再从base.prproj里复制回base序列)还有各种intro和outro之类的(还有丧心病狂的把字幕里的任何D、O和S字母变成浅蓝色)。外加上一系列的drama更是拖慢了我的进度达一周之久,现在我就已经有了5个未完成的Premiere项目。

但在这个项目之后一切都理清楚了,现在我已经又做出了一个DPMV,现在做一个DPMV意味着什么、差不多要花多少时间我也差不多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做,然后接着进化我的技术。

这个DPMV本来是用来庆祝美国独立日的,但我有这个想法时已经过去一天了,我以为赶不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按照夏威夷时间(UTC-10,比我的时区晚18小时)算的话,我只要在晚上6点之前上传我的视频从理论上来说就不算晚,毕竟夏威夷也是美国的(手动滑稽

结果4点半就渲染完了视频,5点就上传了上去(我现在的上传流程是搞一台新加坡的Vultr VPS部署我上次搞的快照,本地上传度盘的速度是2MB/s,度盘下新加坡节点的速度是7~8MB/s,新加坡节点上传YouTube的速度是>10MB/s,上传mega的速度只有1.6~2MB/s,但也比本地快很多),到5:20左右连mega网盘的部分也上传完成了,任务搞定。当然以美国大陆的时区来看我肯定是晚了,但至少我完成了我自己设的挑战目标。

使用的bgm是Jun Senoue演奏的The Star Spangled Banner(出自The Works),我们都知道Jun Senoue是搞索尼克音乐的,当时是13年秋,我坐在X流机场通往成都的大巴上听着这首歌曲,还以为它又是一首我不知道的索尼克游戏的bgm,后来才知道这歌是美国的国歌(手动滑稽

所以这次我就用到了这首歌做bgm,但和The Star Spangled Banner的“金标准”也就是军乐队版本相比,这个版本充满了Jun Senoue的个人风格,而且节奏和原版完全不一样,填词根本难以填,我能做的也就是根据这首歌的节奏来填,我怕到时候根本没法调音,当然我也不用怕这个,因为我tm根本没什么时间调音,从早上7点还是8点来着开始,没调音我也干到了下午5点不是么。如果用原版的话说不定我下午3点就可以搞定了,但我肯定不会用那个64kbps的辣鸡版本做bgm,毕竟我的视频可是要以杜比数字640kbps的音频格式来渲染的,没有无损bgm我不干。

再说了我接下来肯定要搞马赛曲和O Canada了,根本没时间给这首DPMV调音。至于那两首国歌我还没找到flac格式的,搞不好要拿midi上FL Studio渲染了。对了,我这次搞DPMV改了一个参数,将时间插值的参数改成了“光流法”,结果就是元首的慢动作更加性感了(尽管有比较明显的瑕疵,但和慢动作相比不算什么),简直就是低配版Twixtor,但真正的Twixtor插件在Premiere上跑不起来,不清楚为什么。话说回来“光流法”是什么鬼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