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Pokemon

感觉睡前用飞机杯就是个坑爹主意,尽管说比用手爽,但清理完飞机杯后我就再也不想睡觉了。我要是不管的话第二天这飞机杯里就会散发出一股尸体般的腐烂气味,我估计真的尸体腐烂了味道也大抵如此吧,毕竟精液和其他部位是差不多的细胞结构。想想明天十一点就要起床我就感到蛋疼。

我又不是第一次想尝试早点起来了,然而每天晚上我都在嗨Pokemon X,又称短发妹X,因为我当初入Gen6的坑全是因为此版Pokemon的妹纸可以剪短发。说实话在因为要玩短发妹X而买3DS之前我是瞧不起3DS的性能的,毕竟(曾经)是所谓内存插64GB的PC Master Race,玩游戏只玩3A,但买了3DS装上短发妹X后我感觉我不需要什么3A了:每天回到家后要先在辣鸡3DS上玩两小时,备份存档后在模拟器上再来两小时,内容是预演第二天的实机play。甚至有时候我会后悔没有早几个月买3DS,这样早在前半年我就可以在X都玩短发妹X了,而不用拖到后半年拖到现在,更不会中途险些弃坑。

从来没有游戏玩起来像短发妹X一样蛋疼,哪怕前几代的Pokemon也没有,毕竟它们有模拟器,有金手指,还可以无级变速。而3DS现在能用的模拟器citra也仅仅是能用而已,据说模拟ORAS和日月还挺不错,可以脱离实机玩起来,但模拟短发妹X时动不动就卡死,升级卡死,捡东西卡死,而且没有背景音乐,而且更离奇的是它们其实是一种原因,由于升级/捡东西时的音效播放不出来导致游戏没法接着运行到让你按A继续的地方,就像你的A键坏掉了一样(而且更哭笑不得的是因为这些播放不出来的音乐或者声音用的是ac3格式,而citra恰恰没有实现播放ac3格式声音的系统组件)。所以我不得不买台3DS玩短发妹X,而且不得不忍受没有八倍经验值而且不能抓训练师Pokemon等不便,而且动不动被馆主或者劲敌虐得满地找牙。Gen6的难度已经高到我不得不开始认真玩起来的程度,我也是从Gen6开始养成边玩边查Pokemon wiki的习惯,有时候一逛wiki就是好几个小时,比玩游戏还上瘾。

(话说citra是开放源代码的模拟器对吧,然而跑个短发妹X需要在官方master分支之上加一大堆组件,我™找遍全网都没找到加了组件的citra build源代码,甚至连个citra编译指南都没有,那些能玩短发妹X的builds全™是闭源的,我连调试下看为何播放不出音乐或想办法跳过播放音效的函数继续运行的机会都没有。没有什么比这种半开源更坑的了。)

然而3DS上Pokemon的后两作就没有这种问题,日月甚至可以用官方版跑起来,实在是不理解gf开发者的脑回路。感觉总有一天我得从钻研Pokemon的玩法到钻研Pokemon的程序本身,从而解开背景音乐播放不出来之谜,既然模拟器我不知道怎么改,那么就做一个模拟器专用ROM,来规避模拟器的问题。而且模拟器其实还有一个比八倍经验值更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加速Pokemon mod的开发,要知道3DS安装一个游戏要花掉不知多少小时的时间,而模拟器用的.cci文件几十秒就能build完成了,成熟的模拟器还可以提供实时调试的功能,不成熟的模拟器至少也可以快速显示运行结果。如果走改ROM的路线的话,我可以在地图上添加一些需要的东西,比如任选任意等级的Pokemon触发对战的随意门,可以调节经验值倍数的重要道具什么的,或着至少加一个肯卖我大师球和各种神奇道具的商家。当然我知道3DS上有3DS版存档修改器,但能在线改肯定更爽。

我是不是有点离题了,谈Pokemon谈到改ROM去了。话说回来想做自己的Pokemon游戏一直是我的一个愿望,从Gen2一直到Gen6,而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在玩水晶了。但那时炒鸡菜,到赶大葱鸭那里就进行不下去了。那里需要拿到HM01,然后砍树,才能到满金市,而我上小学时的辣鸡英语水平怎能看懂这个。我围绕着那颗胡说树跑来跑去,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但那时我还是觉得这游戏比一大堆泡泡龙之类的GBA游戏不知高到哪儿去了(其实水晶是GBC游戏,GB和GBA差别还是挺大的)。奇怪的是我最开始玩Pokemon的时候也是03年到04年,为什么手头没有Gen3的ROM,直到我整理以前存的ISO镜像时才发现,那些GBA游戏合集里确实没有任何Pokemon的ROM,而Pokemon的ROM是在一个小游戏合集的皮卡丘专栏里,水晶和RGBY还有金银在一块,它们的修改日期都在上个世纪。难怪我只能玩到Gen2的Pokemon。

但无论是因为英语菜鸡还是因为在电脑上玩GB游戏太不合时宜了(毕竟那时候可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我上小学的时候可没机会通关Pokemon Crystal。直到我上高中时,搞到了一个所谓的模拟器游戏机后,才得以通关它。

I

我记得从小我就和那种能够做复杂计算的“智能”东西无缘,无论它是一台电脑、一台装了win mobile的PDA还是一台GB,手头最“智能”的玩意只是一台Casio的991ES,而且它也就数值计算好些,连符号计算的能力都不具备(有时候我简直怀疑是不是God forbids我上大学前拥有一台智能设备,毕竟上大学后拥有一台智能设备又有啥用呢,上大学后谁™都有那么一两台)。但一台能模拟FC、GBC甚至GBA的音乐播放器。。。哇,那已经是我上大学前拥有的最智能的玩意了。而且它只是一台卖两三百的音乐播放器,压岁钱可以轻松搞定。后面还搞了一台非常原始的Android平板,原始到只有Android 1.6而且还是电阻屏,还被我作死搞坏了屏幕,等修好后我连笔记本都买了,所以不算。至于那台所谓的模拟器游戏机,它不仅能正常存档,还有即时存档的功能,稍加折腾还可以用来用sl法过冒险岛或者GBC版的生化尖兵等变态游戏。标准的sav存档还可以导到电脑上的GB模拟器上接着玩,然后再把电脑上的GB模拟器生成的存档导进游戏机里接着玩,实现某种程度上的无缝切换。在那台机器上我基本上玩过了能找到的所有NES游戏,八九十年代游戏的风格我基本上略知一二。然后我的注意力就转到了玩Pokemon上了。毕竟一款口袋游戏机不能玩Pokemon,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GBA上的Pokemon卡的1b,所以我就接着玩Crystal了。那时对Gen的东西一无所知,只是觉得Crystal听起来比RGBY/GS高大上得多。

那段时间我郁闷的1b,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什么都没有,连糟糕妹都没有,而且还郁闷的1b,整天过得如同行尸走肉,只有玩Pokemon时我才能feel alive。Pokemon毫无夸张成为我最后的精神寄托,它不仅是口袋里的GTA,而且恰如其分地提供了相当的游玩深度。哪怕在GB/GBA的同类游戏里,其复杂程度也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我手里那块辣鸡居然能跑起这种里面包含了半个世界的玩意,和我无趣而蛋疼的现实生活相比,简直如同魔幻一般。

自从Crystal两周目通关之后我大抵知道Pokemon这玩意那破坏性的、能够直接将人从现实生活里彻底剥离的吸引力,自从有笔记本后我就再也没碰过这玩意,哪怕那时候黑白出了,我发现NDS模拟器跑不动,就直接作罢,而不是找办法优化模拟器。再后来Android崛起,从各种程度上抢了PC作为模拟器平台的饭碗(Android机上的NDS模拟器比NDS本身玩起来还要爽),我也只是拿它玩索尼克而已。毕竟PC上我也在疯狂地玩索尼克世代和各种关卡mod,模拟器只是索尼克文化的延伸。再后来我零星听说3DS上面也出了Pokemon,但那时3DS上最想玩的游戏其实是索尼克世代的3DS版本,因为有好几个PC版上没有的关卡。